红嫁衣第6章 是噩梦?

Contributor:awyy00 Type:简体中文 Date time:2021-02-24 00:49:30 Favorite:3 Score:0
返回上页 Report
请选择举报理由:




Collection Modify the typo
“爹,不会是娘出啥事了吧,你骗我?”看着爹爹又流泪了,我紧盯着爹爹眼睛问。
  “胡说,你娘能有啥事,吃饭吧!”爹爹说着,转身往出走。
  反正怪怪的,跟着爹爹默默吃完饭,也就各自休息了。
  一宿翻来倒去的也睡不着,好容易挨到了第二天一早,我跟爹爹吃过早饭,奔着后山就出发了。
  爹爹一直都没言语,身子骨打晃,似乎是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
  “爹,你身子不舒服?”看着爹爹浮肿疲惫的脸,我担心的问到。
  “没事,可能这两晚没睡好。”听着我问,爹爹不经意的回了我一句。
  “爹,你知道金子是谁吗?”听着爹爹说,我突然间问道。
  “不知道。”听着我问,爹爹喊着不知道。
  我没有再说话,一路扶着爹爹,直奔那个坟包而去。
  我要先到那里看看,前晚那坟头不是被我们给挖开了吗,里面还出现了血尸。
  后来大伙全被鬼叫声给吓跑了,现在看来,那鬼叫声就是老头为了吓跑大伙,引我前去,故意弄出来的。
  那么那个敞开棺材盖的血尸还没有烧,不知道此时会咋样了?
  就这样一路急行,在天将晌午的时候,就来到了那个坟头所在的小树林。
  等穿过树林,来到那坟头一看,我立时傻眼了。
  坟头已经被填埋死,而且在那坟头上,还插了两个花花绿绿的纸人。
  纸人一尺多高,是一对童男童女,红嘟嘟的脸蛋,乌黑黑的眼睛,嘴角挂着诡异的笑。
  “这是你跟刘叔给弄的?”一看见那坟头被填好,而且还插上了纸人,我回头惊问爹爹。
  “没有。”听着我问,爹也只是摇摇头。
  “也好,反正这血尸已经被我的丧魂钉给钉住了,量他也翻不起啥大浪!”我一听,喃喃的叨咕道。
  “一山,如果一个活人被你的丧魂钉给钉死了,会咋样?”听着我叨咕,爹爹突然间问了我这么一句话。
  “噗……爹爹,丧魂钉是专门用来对付丧尸的,咋可能钉活人。”我一听,笑出声来。
  “奥……我也只是好奇问问。”看着我笑,爹爹转身走了。
  “爹,丧魂钉,顾名思义,就是散魂的棺材钉,死人沾到丧魂钉,魂魄慢慢飞散,而活人沾上,恐怕是连鬼都
做不成了!”看着爹爹转身走,我追上去解释道。
  “连鬼都做不成……”听着我解释,爹爹脚底下打个踉跄,差点卡地上。
  “爹,你没事吧?”看着爹爹踉跄,我赶紧上前扶他。
  “没事,一山,这次上山要是没看到啥,你就回去吧,村子里应该没事了,昨天就没死人。”被我给扶住,爹
爹神情哀伤的说道。
  “那哪成,不找到害人的老头跟女尸,村子还得出事,另外那诈尸了的满军,也是一直没见影。”听着爹爹让
我回去,我说道。
  “嗨!”听着我说,爹爹长叹了一口气。
  “爹,你没看到秦半仙死的有多惨,被人给活活剥了皮,那皮……”我说到这里,突然间想起来那具浸泡在污
血里的血尸。
  “难不成那具血尸,就是我师父的?”我是惊愣回头,定定的看向那座坟头。
  我跟强子烧了女尸的红嫁衣,也就是毁了女尸的怨灵宿体,老头赶到,把女尸给挖了出来,然后用柳树聚集阴
气来养。
  这事一定是被师父秦半仙给发现了,于是前来阻止,没想到反而被老头给祸害剥皮,血泡尸体,埋在了这个坟
头底下。
  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用丧魂钉钉住了师父的脑袋,那师父岂不是也落得个魂魄飞散的下场……
  “这……”我不安的看了那坟头好久,这才转身跟着爹爹往小山坳子方向走了。
  没别的办法了,现在只有先找到师父的人皮再说。
  另外我要给师父报仇,我就不相信那老头跟女尸,还会飞了不成。
  爹爹一直没说话,似乎对师父的死,一点都不感冒。
  就这样来到了小山坳子里,那座茅草房还在,只是人去屋空,不见老头的踪影了。
  “爹,这老头在这居住这么多年,咱村里人就没有一个人看见?”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我很纳闷的说道。
  “没有。”听着我纳闷的问,爹爹轻轻摇头。
  看着爹爹摇头,我也只好从茅草房里出来,直奔后面的柳树毛子去了。
  穿过厚厚的柳树毛子,眼前就来到了那块空地上。
  是空地,空空的,除了地当腰出现了一个塌陷的大坑,再就不见有啥玩意了。
  也就是说,啥高台啊,火烛女尸啊,全都不见。
  “这……”看着眼前的空荡,这回我有点相信爹爹他们是啥也没看见了。
  没了,前晚上自己所看到跟经历的一切,都没了……
  我惊疑的跑到那个塌陷的大坑跟前一看,里面是一个很空旷的地漏,地漏里焦黑一片,满是被火灼烧过的痕迹

  “爹,你跟刘叔就是在这里找到我的吧,那女尸跟棺材,被你们给烧了?”一见里边过火痕迹,我惊声问道。
  “棺材是我们给烧的,可没看到啥女尸,一山,看也看过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爹爹一听,竟然喊着我
回去。
  “这……”我四外瞅了瞅,真的啥都没有,难道自己真像爹爹说的那样,是做了一场噩梦。
  可自己确实是在棺材里被爹爹给救出来的,这要咋说?
  “走吧!”爹爹说着,转身往回走了。
  看着爹爹往回走,我很无语的四处看了看,也只得跟着回来了。
  回来路过那个坟头,我想把那个坟头再给刨开看一看,可爹爹一个劲的喊是噩梦,强行扯拽着我离开了。
  就这样被爹爹扯拽回到了家里,刚一到家,爹爹就喊着让我走。
  “一山,后山你也看了,根本就没有你说的啥老头跟女尸,回城里去吧,没事别回来,我跟你娘想你,会去看
你的。”随着一进院,爹爹说道。
  “回去……爹,我说的都是真的,师父已经被老头给祸害死了,不把他们给找到,他们还会祸害咱村里人,还
有那诈尸的满军,也要找到。”我一听,惊疑的说道。
  “不会了,你看,都两天没死人了,回去,听爹话,不要再回来了!”听着我说,爹的态度很坚决。
  “你……你们都不相信我说的话,对不对,可那被咬死的二柱子他们是咋回事,还有诈尸了的满军,爹,你这
是咋地了,撵我干啥啊?”看着爹爹坚决的态度,我简直要崩溃了。
  爹爹到底是咋地了,这咋就变这样了呢。
  痛楚绝望眼神,一脸的生无可恋,就跟天都要塌下来了一样的。
  “走,我说让你走你就走,村子里有事再去找你,现在我不想看到你,走,快走!”看着我崩溃样子,爹爹瞪
起猩红的双眼,死命的往出推我。
  就这样被爹爹给推出了院门口,大门上锁,爹爹踉跄回屋了。推荐阅读笔趣阁
  “这……”看着爹爹踉跄回屋的身影,我是真崩溃了。
  这是咋了,自己好容易死里逃生,娘亲出远门走了,爹爹又这个状态,死命的赶我走,到底是为啥啊?
  师父也惨死了,而那个可恶的老头跟女尸又不见踪影。
  刘叔不是请我回来救村里人的吗,咋现在反而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也不待见我了。
  不行,我得再找他问清楚。
  这样子想的,我是抬脚又奔着刘叔家去了。
  等带着满肚子的不解跟疑惑来到刘叔家院门口,我是连敲带喊了好长时间,刘叔才一脸无奈的从屋子里走了出
来……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Hot degree:
Difficulty:
quality:
Description: the system according to the heat, the difficulty, the quality of automatic certification, the certification of the article will be involved in typing!

This paper typing ranking TOP20

  • No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