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嫁衣第7章 血叩阴亲

Contributor:awyy00 Type:简体中文 Date time:2021-02-24 00:50:41 Favorite:2 Score:0
返回上页 Report
请选择举报理由:




Collection Modify the typo
“刘叔,告诉我究竟发生啥事了,为啥爹爹会那样,还死命的撵我走?”看着刘叔出来,我死死盯着刘叔的眼睛问
道。
  “没发生啥事啊,一山啊,那你就听你爹的话回去吧,以后村子里有事,我再去找你!”听着我问,刘叔勉强
挤出一丝笑说道。
  “你……你们……你那意思是村子里现在没事了呗,先不说我说的老头跟女尸你们不相信,那诈尸的满军,可
是还没找着呢!”听着刘叔说,我是彻底的无语了。
  一套话,竟然跟爹爹一样,劝我回去。
  太反常了,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我愈发的感觉不对劲了。
  “没事没事,村子里都消停两天了,估计就不会再出啥事了,走吧,听你爹的话回去吧!”刘叔说着,转身也
回屋了。
  “这……”看着回屋的刘叔,我在刘叔家院门口呆愣了好久,也只得转身往村外走了。
  这是咋地了,不是请我回来捉鬼的吗,鬼没捉着,倒是差点搭上小命,还看到了师父人皮。
  爹爹跟刘叔的反常,绝对不简单。
  可又有啥办法,柳树毛子里已经不见了那老头跟女尸踪影,就连师父的人皮也是不见了,自己也只能是先回去
再说了。
  就这样回到铺子里,我无比哀伤的给师父弄了一个灵位,供奉上了香火。
  虽然知道这样没啥用,但就算寄托自己的一份哀思吧!
  同时心里也暗暗发恨,一定要找到老头,为师父报仇。
  我相信古风村的事情还没有完,因为诈尸的满军还没找到,我还没有死。
  我也就打算消停两天,再回村里看一看。
  就这样吃完晚饭,我坐在铺子门口,细细的把自己这次回古风村的所发生的事,在脑子里捋顺了一遍,咋缕顺
都觉得常三爷都是最大的知情人。
  换句话说,他是古风村的老村长,又是古风村里年岁最大的人。
  况且当年妇女生畸形胎的大事,也是他找人给了的。
  他口口声声说自己老糊涂了,那就是不想跟我说,他很可能知道那个害人的老头是谁,换句话说,也知道那个
叫金子的女尸。
  自己再回去,就直接去找他。
  正满脑袋多大的想着呢,伴随急促脚步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向我跑了过来。
  “请问,你是古风村的关一山吗?”随着跑过来,男人问道。
  “是我,你是?”听着男人指名道姓的问,我站了起来。
  “我是古风村后屯张家村的张辰,我孩子出事了,想让你给扎套红衣裳,现在就扎,等着用。”听着我问,男
人急声的说道。
  “奥,张家屯的,扎红衣裳,要多大尺寸?”我一听这张家屯我知道,就在我们村子后边,也就是隔了那座后
山。
  “正常大小,只要是红色的就成。”男人说着,一头扎到铺子里。
  “好,你稍等。”我一听也没在意,有人来铺子扎纸衣裳,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可还有一样,不知你能不能答应。”听着我说稍等,男人有点面露难色的说道。
  “说。”我一听问道。
  “就是纸衣裳扎好以后,要用你的左手中指血,在衣裳背后,写上还债两个字。”男人很小声的说道。
  “还债……说,是谁让你来的,是不是一个长着死鱼眼睛的老头?”听着男人说还债两个字,我就像被针给扎
了一下子的,直接就蹦了起来。
  还债两字,让我立时就想起来了师父的人皮。
  这男人指名道姓的找我,还扎红色衣裳,这不由又让我想起那个老头。
  “死鱼眼睛……奥奥,是有点像,他让我来找你,说只有你扎的纸衣裳,才能救我的孩子。”男人一听,迟疑
了一下说道。
  “你认识那老头……他是谁?”听男人说,我紧着追问了一句。
  正愁找不着他呢,没想到这倒找上门来了。
  “不认识,这不我爹爹丧事出殡,让孩子给压棺,谁知道半路孩子从棺材上掉下来了,完了就昏迷不醒,正愁
不知道该咋整呢,老头找到我家,告诉我到城里找你救命!”听着我说,男人接着说道。
  “压棺……这么说老头现在就在你们家里?”我一听问道。
  “在,在。”听着我问,男人紧着点头。
  我不再说话,手拿红纸开始扎纸衣裳。
  好啊,你这是知道我没死,又想法的琢磨我来了。
  要我的血写还债,做梦,我今个就看看是咋还债的。
  于是我很快的扎好纸衣裳,并没用血在纸衣裳上写字,而是用背包装好,锁好店铺门,喊着男人走。
  “你要跟着我一起回去?”看着我把纸衣裳放背包里喊走,男人迟疑的一声问。
  “嗯。”听着男人问,我并没有多说话。
  就这样男人打了一辆车,我们两一路就奔着男人家里去了。
  等到了男人家里一看,满院子铺蓬着烧过的纸灰,还凌乱的扬撒了一些个纸钱。
  而屋里炕头上躺倒着一个嘴唇干裂,面色青紫,闭着眼都没大出气了的十几岁男孩,男孩旁边,坐着一个擦眼
抹泪的妇女。
  “老大爷,人呢?”一看屋看再没别人,男人惊疑一声问。
  “走了,他说你要找的关一山一定会跟着来,他就能治好咱孩子的病。”听着男人问,妇女抬头应了一声。
  “这……一山老弟你看?”男人一听,回头喊我老弟了。
  我没知声,心里也是猜不透了。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这老不死的在玩啥,他不是想害我吗,这咋还躲开了。
  不管着咋样,先救孩子要紧。
  这样子想的,我也顾不得寻思太多了,上前扒了扒孩子的眼睛,问了一下孩子的生辰八字。
  等问了孩子的生辰八字一掐算,我暗道了一声不好。
  “这孩子以过阴命,三魂七魄具丢,你快说,具体都发生啥事了?”随着掐算完,我大声的问男人道。
  “啊……就是孩子给我爹压棺,半路上从棺材上张下来了,完了就这样了。”男人一听说道。
  “压棺……”我嘀咕着,伸手扯拽过来男孩左手虎口,男孩虎口部位,很明显的出现了三道蹦起的青筋。
  “快,带孩子去你爹坟头。”我说着,转身往出跑。
  “好好!”男人一听,是抱起来孩子就跟我跑。
  孩子魂魄丢失,既然是在压棺时候张下来,那魂魄一定是被孩子爷爷给带走了。
  这里所说的压棺,是我们这里的一种丧葬形式。
  也就是说,在老人死后出殡,老人的长孙坐在棺材上,送老人到坟茔地。
  压棺也叫坐棺,跟做官谐音,寓意子孙后代升官发财,也是孝子贤孙的一种体现。
  一般压棺送先人走,都不会出现啥纰漏,可这个孩子咋就从棺材上张下来了呢?
  想到这里,我又想到那个插手进来的老头。
  难不成又是他搞的鬼?
  带着满肚子疑惑跟随男人来到了张家屯的老坟茔地,最后在一处新坟跟前站住了。
  我抬眼一看这张家屯的老坟茔地,竟然就是坐落在我们古风村那个后山的,山脚下的。
  “这就是我爹的坟,一山兄弟,我就知道我孩子这样,跟我爹有关,现在要咋整?”随着在那个坟头站住,男
人苦着一张脸说道。
  我没有知声,而是抓过男孩左手中指,一根针刺破,挤出几滴血洒到坟头上了。
  滴血叩阴门,孩子的爷爷刚走,没过七天,魂魄自然还在,我这是用至亲血叩门,看看孩子的爷爷能不能把孩
子魂魄给放出来。
  滴完几滴血以后,我拿出一张拘魂符贴在孩子的脑门子上,然后默念招魂咒。
  可是念了好一会,也不见孩子有啥反应。
  “不对,你爹棺材在下葬之前,是不是沾到阳血了,也就是生人的血。”看着招魂咒念了好久,孩子都没反应
,我迟疑的一声问。
  秦半仙教我给人招魂,说的很明白。
  滴血叩阴门招魂是最快的,基本是一招一个准,除非死者棺木沾了生人血,生人血属阳性,阴阳相隔,棺木叩
不开……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Hot degree:
Difficulty:
quality:
Description: the system according to the heat, the difficulty, the quality of automatic certification, the certification of the article will be involved in typing!

This paper typing ranking 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