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 210、醉了才有机会

Contributor:雨过天晴  Type:简体中文 Date time:2021-11-30 06:01:38 Favorite:3 Score:0
返回上页 Report
请选择举报理由:




Collection Modify the typo
“那我可比较荣幸了,希望你女朋友不要吃醋。”孔静微微一笑。
陈汉升现在地位不够,年纪也不行,对于见惯了应酬时男人百态的孔静来说,陈汉升的话她都没有往心里
去。
除非换了当年三十多岁,事业有成的“陈总”来表达。
现在的氛围也不错,公园外面是车水马龙,纸醉金迷的沪城,公园里面是悠闲散步的人群,晚秋的风吹着
梧桐树叶轻轻摇摆,时不时的还落下一片,慢悠悠的飘到鹅卵石小道上。
不远处有些大妈穿着统一服装在练舞,现在广场舞不像以后那样普及,饭后有闲暇时间跳舞的,一般都是
单位职工或者经济基础不错的家庭。
从侧面来说,广场舞的普及推广其实也说明了国民经济和生活条件还是在提高的,毕竟吃饱了才能想运动

“阿姨,买束花吧。”
突然有个10岁左右的小姑娘抱着一篮子鲜花,跑着过来说道。
孔静摆摆手,她已经过了那个年纪,陈汉升对小姑娘解释道:“外面下雨了,我们拿着花不好走路。”
小姑娘抬起头,皎月当空,繁星密布,噘着嘴说道:“明明还有月亮,哪里有下雨呀。”
陈汉升笑了笑:“明明只有姐姐,哪里有阿姨啊?”
卖花小姑娘反应很快,马上追上孔静:“姐姐,能买束花吗?”
孔静瞪了一眼陈汉升,陈汉升笑嘻嘻的假装没看见,最后她也只能掏出2块钱买了束花。
“没想到你也挺会说漂亮话。”
孔静把花递给陈汉升:“送你了,回去后带给大学里的女同学。”
这样的举动很符合孔静的阅历,如果是小鱼儿那个年纪,陈汉升为了博美人一笑,刚才说不定把花全部买
下来了,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单膝跪倒送给小鱼儿。
不过对于孔静来说,如果那样做就显得太幼稚了,她不需要这些花,也瞧不起这种举动,所以陈汉升连2
块钱都不想掏。
“静姐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粤东金融学院的。”
“龙洞的那个?”
“你这也知道?”
“噢,我高中同学考去那边了。”
两人轻松的聊着学校话题,孔静满是怀念:“离开了校园以后,我才知道相对于复杂的社会,学校那才是
一片净土,真想重返18岁再上一次大学啊,或者在校园里做生意都可以。”
“可惜,这只是一种奢侈的愿望。”
孔静幽幽的说道。
陈汉升笑了一下:“只要想,没什么不可能的。”
孔静以为陈汉升在安慰自己,摇摇头走回酒店了。
第二天和第三天也是差不多程序,白天开会,晚上孔静应酬,然后陈汉升雷打不动的热着牛奶等在下面,
陪同孔静在公园里醒酒。
说来也怪,这些时候陈汉升根本不谈仙林大学城快递市场的问题,有时候宁愿没话说,他也只是安静的陪
着散步,根本不谈一点公事。
不过越是这样,他和孔静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
第四天开会结束的时候,孔静突然对陈汉升说道:“前几天还能用开会来推辞,现在会议结束了,不喝酒
的理由估计不管用了,今晚没准是一场硬仗,你要是有空就在旁边陪一下。”
“有空的。”陈汉升说道。
估计上次帮醉酒后的孔静送回家,再加上最近保持距离的亲近,孔少妇心里已经比较信任陈汉升了。
“以前听老钟说你酒量不错,说不定还要你出面帮我挡两杯。”
“我听静姐招呼。”
陈汉升满口保证。
······
晚上果然没有出乎孔静所料,会议结束后大家都很兴奋,看着白酒那些男人眼里都在发光。
孔静那一桌大多数都是深通快递的地市经理,有男有女,喝酒时女性自然是重点集火对象,尤其孔静这种
迷人的少妇。
毕竟,油腻中年男人都喜欢看漂亮女人醉酒,就算知道自己没啥机会,但是灌吐了她总是有一种畸形的爽
快。
荤段子更是一条接一条,有些太过内涵还要反应一会。
比如服务员上了一盘韭菜炒鸡蛋,有个中年光头经理瞅了一眼:“哟,太太乐来了。”
隔壁一女的就很奇怪:太太乐不是鸡精吗,怎么是韭菜了?”
大光头伸手摸摸自己的脑袋:“韭菜的功效你们可以问问医生,总之我们家准备要小孩那段时间,韭菜和
韭菜黄我快吃吐了。”
“有效果吗?”有人问道。
“当然啊。”
光头伸出三个手指,暧昧的说道:“三胞胎,我老婆也满意,所以我都管韭菜叫太太乐。”
桌上人都露出“我懂了”的笑容,然后举起杯子以此为题敬酒。
陈汉升其实是很喜欢这种场合的,要不是为了在孔静面前保持形象,他一直牢牢压着洪荒之力,差点要加
入说段子的队伍里了。
如果说“太太乐”还是个生活保健话题,那下面的车速就控制不住了,一个接一个的抖着包袱,趁酒助兴

不过桌上的女人也不是白给,尤其孔静这样的,她什么都懂又装作什么不懂,轻描淡写的应对各种暗示,
虽然酒喝了不少,圈套一个没落进去。
孔静没有掉入圈套,看不到她出糗,桌上的男人都不乐意了,“太太乐”光头当先拿着酒盅和酒杯走过来
:“孔经理,上次去建邺承蒙招待,我心里十分感激,专门换成大酒杯和你喝。”
孔静笑着推辞道:“你也不能只感谢我一个人,当时还有刘总和常总都在呢,这杯酒可以留到下次一起再
喝。”
光头反应很快,顺着将了孔静一军:“既然他们不在,那你就代替他们喝了嘛,我们连喝三杯就行了。”
桌上的人一边鼓掌一边起哄,孔静不为所动坚持只喝一杯,光头悻悻然的碰了下回去了。
陈汉升看到这一幕,心想孔静今晚应该不可能大醉了,最多就是有点醉意。
正想着的时候,突然“哗啦啦”走过来一大片人,为首的中年人梳着油滑的大背头,恣意昂扬的一路走一
路挥手。
孔静看到他以后,细细的眉头皱在一起,但是也跟着所有人站起来打招呼:“周总。”
“周总”在深通里地位应该比较高,他没有搭理其他人,专门举着酒杯和孔静说道:“听说你在沪城开会
,我专门赶回来的,想想九月份还在建邺调研呢,时间可过的真快啊。”
陈汉升也认出了这个“周总”了,上次孔静醉酒他当时也在现场,还一直想靠近孔静占便宜,还好都被刘
志洲拦下来了。
这么多人看着,孔静不可能拒绝公司领导的面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不过跟着周总来的还有很多人,他们不约而同的要和孔静碰杯。
孔静自然不干,但是又不便发火,求助似的看了一眼陈汉升。
陈汉升没有马上站出去,他故意等孔静又喝了几杯,感觉她实在要顶不住的时候,这才推开人群站出来。
为什么要等她多喝几杯?
一是因为敬酒的顺序是从大到小,前面和孔静碰杯的都是深通公司的高层,陈汉升不想公开得罪;
二是孔静不喝的难受,怎么记得陈汉升拔刀相处的“恩情”,又怎么对深通公司的厌恶感加重;
第三嘛,这喝醉了才有机会啊。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Hot degree:
Difficulty:
quality:
Description: the system according to the heat, the difficulty, the quality of automatic certification, the certification of the article will be involved in typing!

This paper typing ranking 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