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 223、你想多个儿媳妇,还是想少个儿子?

Contributor:雨过天晴  Type:简体中文 Date time:2021-12-03 00:57:13 Favorite:0 Score:0
返回上页 Report
请选择举报理由:




Collection Modify the typo
“你莫名其妙说起她做什么?”
陈汉升完全不懂了,萧容鱼这是什么情况,好好的晚上提别人,还是她自己的情敌。
“不用你管,总之我想见她。”
萧容鱼语气生硬说道:“我有事情想和她确认。”
陈汉升因为不清楚事情的缘由,还以为小鱼儿又开始后悔来酒店了。
不过这也正常,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关键你后悔可以,又把这些糟心事拿出来做什么?
陈汉升原来两只手被萧容鱼按住了,现在他一使劲“唰”的抽出来,脸色也沉了下来:“你要是不想睡就
直接说,何必找这些理由来搪塞。”
“你······”
萧容鱼也很委屈,她当然是真的不想来酒店,可就是因为陈汉升,所以才被半强迫半忽悠拐来的,也正是
因为陈汉升,所以她才这么生气。
“对,我就是不想!”
萧容鱼的脾气也不想妥协,站起来就要去换衣服,陈汉升没想到她反应这么激烈,赶紧拦在前面。
“你让开!”
小鱼儿眼眶就红了。
“不放,你先说说你突然发神经的缘由。”
陈汉升也心里捋了一下,发现问题出在自己洗澡的那几分钟里,因为洗澡前两个人还是非常甜蜜的。
小鱼儿忍着眼泪,她从左边走,陈汉升就拦在左边;
小鱼儿从右边走,陈汉升就拦在右边。
她也知道陈汉升就是个无赖,正面肯定是出不去的,想到自己心心念念喜欢的男生老欺负自己,一委屈眼
泪就下来了。
不过小鱼儿不想当着陈汉升面哭,转头扑在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身体一抽一抽的。
“妈的,我洗澡加撒尿都没超过200秒,这么短的时间她怎么就改变态度了?”
陈汉升超级纳闷的坐在床沿上,电视里正播放着眼下正火的电视销售节目。
“只要998,破盘价998,你去到全世界任何一个专柜都不会有低于1000元的产品,破盘价99
8······”
除了这个傻逼逼的声音,小鱼儿在被子里哭的声音也是清晰可闻。
“你到底为了什么破事啊。”
陈汉升到底还是要去哄的,伸手按住小鱼儿的肩膀。
“你个混蛋不要碰我,呜呜呜······”
小鱼儿一挣扎,摔掉了陈汉升的触碰。
陈汉升心里开始不耐烦:“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啊,你到底为什么哭,现在不说以后别后悔,毕竟过了这
个村······”
“哗啦!”
小鱼儿一把掀开被子,散乱的几缕发丝垂在眼前,她也来不及整理,哭着对陈汉升说道:“过了这个村,
你又想怎么样?”
两人互相对视着,半响后陈汉升叹一口气:“过了这个村,那我就在下一个村等你呗。”
“骗子!”
小鱼儿压根不信,不过陈汉升刚才的态度也让她有些警示,陈汉升这种人不是没脾气的,还是要解决问题

“那你告诉我,下午做什么去了?”
小鱼儿乱发挽在耳朵后面,睁着红红的眼睛质问陈汉升。
陈汉升忍不住心里一惊,他下午和沈幼楚在看电影,不过萧容鱼又怎么知道的?
除非是郑观媞说的,可是郑观媞又神经病插手老子的私事啊?
陈汉升这是越想越歪了,不过面上还在冷静的回答:“我下午在工作。”
这种时候必须前后一致,咬碎牙齿也要前后一致。
“你不承认是吧。”
小鱼儿看到陈汉升还在狡辩,立刻从床上走下来,也不管偶尔的走光让陈汉升眼睛都发直了。
萧容鱼从包里掏出刚才的电影票根,“啪”的一声放在桌上:“这是你口袋里跌落的电影票,今天下午三
点的义乌电影院,这就是你所谓的工作?”
陈汉升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百密一疏啊,下午因为时间安排的太紧凑,再加上一路上堵车,居然忘记
把电影票销毁了,结果留下了这个“罪证”。
房间里安静下来,除了电视销售代表还在眉飞色舞的推销:“本产品经保险公司保险,经公证处公证,所
有功能均真实存在绝无虚假,请放心选购······”
陈汉升咳嗽一声,刚要说话时,萧容鱼又冷冷的打断:“别说这个电影票不是你的,别说不是你和沈幼楚
看的!”
“电影票的确是我的。”
陈汉升开口承认了。
果然是这样,萧容鱼心里一痛,眼泪又开始打转,不过陈汉升接下来的回答让她大吃一惊。
“不过不是和沈幼楚,而是和我的领导。”
“骗子!”
萧容鱼又是这句话。
既然知道原因,那陈汉升就有办法解决,他平静的把手机掏出来,拨通一个电话后对萧容鱼说道:“我当
面给你验证,另外你也看到,我刚才都没时间串通的,所以这就是最真实的回答。”
许久的铃声后,电话那边才接通。
“喂,汉升,这么晚打电话给我什么事啊?”
孔静声音带着很重的起床气,说明是在睡梦中被吵醒的。
陈汉升看了一眼萧容鱼,如果脸上的表情可以打温度,就比如50度以上是热情,50度下是冷漠。
那陈汉升现在的表情是正好50度,不热情也不冷漠,他按响免提很愧疚的说道:“静姐,真是不好意思
把您吵醒,我就是睡不着想找您聊聊。”
“啊?”
孔静有些诧异,不过想到自己和陈汉升感情升温这么快,已经到了睡不着可以打电话的地步了。
“今天的《无间道2》您觉得如何?”陈汉升在电话那端问道。
“还可以吧,剧情演员都不错。”孔静答道。
这时,陈汉升脸上温度从50度变成了40度,萧容鱼那边已经不哭了,只是还噙着眼泪。
“那就好,我就担心您看的不满意。”
陈汉升笑着说道:“您不满意了,就不会给我介绍仙宁大学城的加盟商了。”
“哈,你终于说实话了,我说你怎么肯邀请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看电影呢。”
孔静也在开玩笑。
陈汉升看了一眼萧容鱼,脸上的温度从40度变成30度,小鱼儿赶紧把眼泪擦干净。
“哪有的事,我一直想跟在您后面学习的。”陈汉升谦虚的说道。
“汉升你太客气啦,其实你比一般大学生都要辛苦勤奋,既要学习,也要工作,还要应酬这些的。”孔静
也体谅的说道。
陈汉升脸上的温度从30度变成20度,小鱼儿已经站起来了,她不敢再坐下。
“如果有人能理解我,其实苦一点累一点也没什么,就怕没人理解。”
陈汉升感叹道,小鱼儿脸上开始愧疚了,不过陈汉升脸上温度又变成了10度。
两人又随意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挂了电话后,陈汉升冷漠的说道:“对我来说,应酬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邀请一个快四十岁的大姐看电影,而且还有其他同事,你以为我就喜欢吗!”
陈汉升脸上的温度已至冰点。
“对,对不起,小陈。”
小鱼儿终于明白这是一个误会。
原来陈汉升为了事业开展,下午邀请一个快四十的大姐还有其他人看《无间道2》,很显然他们是不可能
有什么的,但是自己却在怀疑。
从那个大姐的反应来看,陈汉升的确没有和她提前沟通。
“你不用道歉,该道歉的是我。”
陈汉升脱掉睡衣开始穿衣服:“我先回学校了,你在这里住吧,两个人既然不能互相信任和理解,这有多
大意思。”
“小陈······”
萧容鱼扯住衣服不让陈汉升穿:“对不起,我真的错了。”
陈汉升打算这次让萧容鱼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要整天疑神疑鬼的。
“撒手!”
陈汉升把衣服夺过来。
“不撒!”
小鱼儿倔强的又牵起衣领,就是不给陈汉升穿。
“我觉得我们之间不合适了!”
陈汉升冷冷的说道。
“谁说的,很合适!”
萧容鱼马上回道。
这才多久啊,攻守易型。
陈汉升觉得差不多到顶点了,最后就差个感情升华,于是叹一口气说道:“原来以为你是为了不让我碰你
,这才故意惺惺作态的表演!”
“那我可以保证,今晚要是碰了你,我就是小狗!”
陈汉升觉得按照正常剧本来说,自己说完这句话,小鱼儿应该马上抱住自己:“不许随便发誓,今晚我是
你的人。”
不过现实情况是萧容鱼忍不住高兴起来:“真的啊,谢谢你小陈,那我再去洗个澡,一会你抱着我睡觉!

“叭”
萧容鱼主动在陈汉升脸上亲了一下,当做道歉,然后才去卫生间。
陈汉升呆呆的站在原地,想喊住萧容鱼又不知道说什么。
直到水流声再次响起,他才冲着卫生间叫道:“汪汪汪,汪汪汪,我只是单纯的装个逼而已,我是想碰你
的啊······”
······
萧容鱼洗完澡出来后,看到陈汉升坐在床上有些傻乎乎的样子,她有些害羞的掀起被子坐到床上。
“你腿上有水,擦干净再上床可以吗?”
陈汉升嫌弃的把自己腿挪开一点。
“我刚洗过澡当然有水了。”
小鱼儿很不服气,背对着陈汉升睡下来,没过10秒钟,她又拉住陈汉升的大手放在自己平坦小腹上:“
小陈,你要抱着我睡,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你啊······”
现在差不多凌晨3点半,这个时间远远超过小鱼儿平时休息的生物钟,所以她几乎是挨着床就睡着了。
陈汉升手被固定住,只能摇摇头关灯躺下了。
已经睡着的小鱼儿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梦,甜蜜的呢喃着,还主动往陈汉升怀里缩了缩。
······
第二天早上,陈汉升被一阵刺耳的手机声吵醒。
“操,谁这么早打什么电话。”
昨晚睡得太晚陈汉升眼睛都睁不开,越过萧容鱼的身体,伸手把床柜上的手机拿过来。
两个声音同时开口。
“喂,哪位?”
“闺女,起床没?”
不过说完后,两个声音又同时闭口。
陈汉升仔细一瞧,卧槽!
这居然是小鱼儿手机,不过因为两人都是诺基亚手机,手机铃声是一模一样的,所以陈汉升拿错了。
再看来电人——萧宏伟。
陈汉升突然有些手软,老萧在长达半分钟的沉默后,终于问道:“汉升?”
“嗯。”
“小鱼儿呢?”
“她,她······”
陈汉升正要找理由解释,哪里知道小鱼儿突然懵懵懂懂推了一把:“小陈怎么一直压在我身上啊,好闷哦
。”
萧宏伟那边瞬间就挂了电话。
小鱼儿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伸个懒腰又抱住陈汉升:“小陈,哪个傻子这么早找你啊?”
“你爹。”
“谁?”
“萧叔叔。”
“啊······!”
一阵惊吓的女声从房间里传出来,然后就是一个男生在争辩。
“你讲点理行不行,两个手机铃声一样我怎么知道。”
“什么叫你怎么办,我的名誉就不值钱啊,我也是黄花大闺男啊!”
“我警告你啊,再掐我就还手了啊。”
······
二十分钟后,又是电话铃声中断了这次争吵。
“我爸。”
陈汉升拿过手机看了一眼。
小鱼儿赶紧凑过去要旁听。
“老陈,找我什么事啊?”
“没什么大事。”
陈兆军说话就是斯条慢理的:“你萧叔叔大早上来咱们家,第一句话就是你想多个儿媳妇,还是想少个儿
子。”
“我寻思着他不像开玩笑的,于是打个电话问问,你要是做了什么事,现在收拾收拾行李逃难还来得及。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Hot degree:
Difficulty:
quality:
Description: the system according to the heat, the difficulty, the quality of automatic certification, the certification of the article will be involved in typing!

This paper typing ranking TOP20

  • No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