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 227、我是你媞哥

Contributor:雨过天晴  Type:简体中文 Date time:2021-12-03 01:02:19 Favorite:0 Score:0
返回上页 Report
请选择举报理由:




Collection Modify the typo
第二天又是新的一周,陈汉升上午跟着室友去教室听了会课,不过孔静一个电话终止了陈汉升在教室里混日子的想
法。
“上午有没有时间,栖霞区的深通公司加盟商严加兴过来开会,你方便的话我就安排你们坐一坐。”
陈汉升马上离开教室:“有空有空,我一个小时以后到您办公室。”
仙宁大学城就在栖霞区,想要顺利拿下仙宁大学城的快递业务,严加兴就和钟建成一样,属于非常重要的
一环。
任课老师看到陈汉升从后门走出去,脸色也没什么变化。
辅导员郭中云早就打过招呼了,陈汉升只要不在课堂上捣乱,任课老师暂时放过他一马。
当然如果实在气愤,期末时让他补考也是可以的。
毕竟社会实践和理论知识不能兼顾,有些校领导比如陆恭超都在关注火箭101的发展。
现在江陵大学城提起火箭101那是很有名气了,三个大学圈子财经-东大-工程-医学院,金陵科技-
海事-晓庄-南广传媒,建邺邮电-经贸-旅游-药科,全部都有火箭101的分支。
顺风、邮政、包括深通这些公司,它们在学校外面牛逼轰轰的神仙打架,不过在江陵大学城里,学生还是
认同俏皮活泼的火箭101。
原因有三点:
一是发展策略不同,当前大公司还没有认识到大学生的快递市场,这大概也和淘宝刚刚兴起有关系,电商
文化还没普及;
二是陈汉升的目标市场就是大学生,从logo的设计到下属团队的发展,完全是根植在大学生文化上的
,接受度比较强。
所谓最了解自己的还是自己人,“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三是陈汉升本身就是大学生创业,对那些兼职大学生来说有一定的标杆和吸引作用。
今天去和严加兴商谈合作的事情,陈汉升估计应该没什么难度。
先不谈孔静的面子,这个显而易见的赚钱买卖,严加兴为什么要拒绝?
至于火箭101做大以后带来的影响,这就交给刘志洲那些人考虑吧。
陈汉升开车时,又打个电话给钟建成。
“你干嘛?”
钟建成的声音很小,还是捂着嘴说话的:“老子在开会呢。”
“我知道你在开会,有个事想你帮个忙。”陈汉升说道。
钟建成很不耐烦:“有屁快放。”
陈汉升也不生气,笑着说道:“我知道今天上午是深通公司的建邺加盟商在开会,你身边是不是有个叫严
加兴的人。”
“你怎么知道?”
钟建成愣了一下:“他是栖霞区的加盟商经理。”
“现在我正赶过去和他见面,谈一谈合作开拓仙宁大学城市场,你到时作陪呗。”陈汉升对钟建成说道。
如果钟建成肯作陪,他和严加兴都是加盟商,这个身份正好合适;
另外钟建成本身也是合作的既得利益者,说话比较有分量。
“你小子现在飘了啊,敢让我帮你作陪。”
钟建成心里吃惊陈汉升的运作速度,心想真的拿下来了,那建邺这个城市的80%以上的大学快递市场都
被陈汉升控制了。
“最近我称了下体重,还胖了2斤呢,怎么飘的起来啊。”
陈汉升打着太极说道:“钟头,我怎么说也是你手底下的一个兵,这种时候你可不能袖手旁观。”
“你不是老子的兵,你一开始就妄图篡位了。”
钟建成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不过也不是篡老子的位,和我没鸡毛关系,那中午你把包厢安排好,我和
老严喝几杯。”
······
严加兴比钟建成年纪稍大,矮矮胖胖的,说话粗声粗气,这也是个社会滚刀肉。
换句话说,2003年左右在快递圈子里混的,差不多都是吃喝玩乐四项全能的社会大哥。
本来严加兴开完会准备正准备回去,建邺分公司的美女总经理孔静走过来说道:“老严中午有时间不,吃
顿便饭聊点事情。”
严加兴有些奇怪,心想孔静这小娘们不会看上老子了吧。
孔静漂亮又有御姐范,严加兴他们私底下没少开玩笑,不过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孔经理有吩咐,
再大的事情也要推了。”
只是在酒店包厢里,严加兴又看到了钟建成和陈汉升,经过解释才明白怎么回事。
“谁不合作就是傻逼啊。”
严加兴一拍大腿:“说真的,我都眼红老钟在江陵那边的外快,现在小陈送上门合作,老子怎么可能往外
面推呢。”
严加兴把“火箭101”当成外快,没有看成主业,钟建成担心陈汉升心里会不舒服,端起酒杯说道:“
老严,这怎么是外快呢,现在江陵区的大学快递市场都被火箭101掌握,汉升一个月也有好几万纯收入呢。”
“那么高?”
严加兴这才有些重视。
“以前差不多3万,现在多开了一个建邺邮电学院的快递圈子,估摸着能够有4万吧。”
陈汉升实话实说道:“不过大头还是钟头在赚,我就是中间商,赚点提成什么的。”
“那还愣住干嘛?”
严加兴迫不及待的说道:“孔经理都肯开绿灯了,我也肯定支持,至于提成的话,我也不贪陈小弟的便宜
,老钟那边什么协议价格,我这边照着来就行。”
严加兴其实还是没怎么重视,不过能多赚点钱的事,乌龟王八蛋才推出去。
陈汉升举起酒杯:“那就多谢严总了,合作愉快。”
“你以后叫我严哥,咱们喝酒喝酒。”
中午这顿酒三个男的都喝多了,挨个吐完后都老老实实趴在桌上,最后钟建成和严加兴都被手下接走了。
陈汉升呢,他觉得自己好像木头似的被塞来塞去,一会在车上,一会在路上,最后还被人扶着坐了电梯,
最后终于倒在一片松软的床垫上。
床褥散发着幽香,丝丝钻入鼻孔之中,很明显这是个女人的床铺。
“真好闻啊。”
陈汉升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终于睡了过去。
一睁眼,已经晚上8点多了。
“他妈的,其实不用这样喝酒的,明明喝点茶就可以把事情谈成。”
陈汉升心里把钟建成和严加兴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然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打量一下装饰果然是个女
人的房间,再回想自己喝酒前的记忆,大声喊道:“静姐,静姐。”
一个人影从外面走进来,嘴里嚷嚷道:“你静姐不在,有什么事请呼叫媞哥。”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Hot degree:
Difficulty:
quality:
Description: the system according to the heat, the difficulty, the quality of automatic certification, the certification of the article will be involved in typing!

This paper typing ranking TOP20

  • No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