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107

Contributor:高小豆豆 Type:简体中文 Date time:2019-04-17 00:00:07 Favorite:26 Score:0
返回上页 Report
请选择举报理由:




Collection Modify the typo
在摄像机的后面并没有人,但是有一个窗户,我走到窗户的墙面,看到窗户后面站满了人。
他们表情非常严肃的看着我在房间里爬着。但是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孔。
我惊讶的发现,我一直以为这个地方是疗养院,但我从窗户看出去,近距离看着墙壁的质地
我发现这里不是疗养院。
这里是十一仓的某个仓房。
我转头去看地上的我,我看到地上的我的手臂上,画着一行字,那行代码我看着特别的熟悉
那是十一仓的货码。
只有十一仓的货物,才会有货码。
我看着这个人,浑身的鸡皮疙瘩的都起来,我忽然意识到,这个我,竟然是十一仓的货物,
他被存在了十一仓巨大的地下仓库中,某个未知的位置。
我仔细的看这个编码,我发现那时我查出来过的,三叔的编码。
三叔把这个我存进了十一仓?
他现在还在那儿么?
我低头看着我,他的眼神模糊,无法聚焦。似乎在喃喃自语。
我低头仔细的去听,忽然他就笑了,他忽然转头看着我,似乎看到了我,我吓了一跳,这是
不可能的,这些只是我的记忆,他看不到我的存在。
他的喃喃自语清晰了起来:我们都在这里,听雷之后,来找我们。
瞬间四周的一切全部犹如气流一样,一下就冲散消失了,我瞬间感觉到冰冷,四周的棺液和
棺壁的触觉瞬间回归。我开始剧烈的咳嗽。
四周一片明亮,我从棺材里坐了起来,几乎是瞬间作呕,开始咳嗽出无数的红色的肉块一样
的东西。这些东西喷射出来。
我咳嗽了十几分钟,我才停下来,转身看着四周,焦老板的人全部都下来了,汪家首领在一
边站着,闷油瓶胖子和瞎子站在我的身边,棺材的四周全是雷管,所以他们没有打斗。
我转身去看焦老板,焦老板缓缓的也站了起来,他转身看了看我,他的眼神平静但是狂热,
和之前完全不同。
两位老板,你们的蜜月怎么样?汪家首领在远处问道:你们的问题都有答案了么?
我看了看闷油瓶,他递给我裤子鞋子,我一一穿上,走出了棺材,焦老板因为没有人敢靠近
所以一直站着,他忽然开口说道:我们的脚下,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所有人面面相觑,焦老板看着脚下,在我们刚才的分析中,在我们的脚下,就是这座巨塔的
最后一层,这一层在这个邪教的计量中,是无限深的一层,没有尽头,叫做涅盘寂静,是一
切的尽头。
你们都跟我下去。焦老板对焦家人说道:我已经知晓了一切。
说着焦老板看着我:你问错了问题,和我第一次一样,你还会再回来的,吴邪,但没有希望
了,我不会再给你听雷的机会,你们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你们可以离开了。他看了看我嘴边
的秽物:唯一走运的是,你不会死了,但你还没有结束,雷声已经带走了你的疾病。
我摸了摸胸口,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焦老板看着汪家人:我们下去之后,你们要将这里炸掉,除了我之外,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
可以听雷。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照办?
你来。
汪家首领皱起眉头,愣了一下,走了过去,焦老板在汪家首领的耳边耳语了几句。汪家首领
惊讶的看着他退开了。
焦老板继续看向我,刚想说话,胖子忽然出手一个脑崩打在焦老板的脑袋上,焦老板哎呀一
声,捂住脑袋,胖子大骂:你知晓一切,你知晓个屁啊。焦老板疼的抱头,胖子看了看上面
一把钳制住焦老板,对所有人说道:我和你们讲,你们要是老老实实也就罢了,你们把我们
花儿爷打成这样,在外面搞九门那么多伙计,现在装成功学大师,老子惯的你。
焦老板忽然用一个特别特殊的频率,拍了拍胖子的肚子,胖子一下就松手了,惊恐的看着焦
老板。忽然恼怒,就想动手。
我抬头阻止了胖子,我知道刚才焦老板那个动作,是云彩和胖子相处时候的小动作。
焦老板直起身子看着我,缓缓的走出了棺材,赤脚走到了自己的衣服边上,脚上已经全部是
血。他穿上衣服和鞋子,对着四周吹了几声口哨,所有的簧片抖动,在一边的洞壁上,出现
了一个暗道口。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走了进去。
焦家人陆续的跟了进去。整个空间里只剩下了我们和汪家人。
所有的汪家人对视了一眼,从我们身边路过,也跟着进去了最后一层,我看着那个洞口,我
们没有一个人动的。
你知道你想知道的了么?胖子在我耳边问我。你三叔在哪儿?
我已经知道三叔在哪儿了。我点头,抬头看了看上面,勾住了胖子的肩膀:我出去告诉你们
说完我看了看闷油瓶,他背上了装备没有看我,我又看了看黑瞎子,小花不知道死活,我们
也不能耽误。
知道了很多东西,但好像一切都没有变。
并没有结束。我想着那个编码,但我要歇息一下了。
我们一路往上,踏上了归途。
长话短说,一路又走了很久很久,时空交叠,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坐到车上的瞬间,才意
识过来回到了人间。
我非常少有清醒的从一次冒险中回来,回来的路途非常艰辛,甚至比来时更加的疲倦。但我
一路都非常清醒,小花失血过多,一直在昏迷,胖子一直说应该引爆了直接把那些人都弄死
我累的没有话说。
小花醒了之后,我和他聊了很多,知道了更多的细节,但这里不易再多交代这些。
我没有回杭州,我有点不想面对我二叔,我只想安静的,恍惚一下,再去思索这段时间发生
了什么。
从三叔的第一个短信,引出的一连串事件,比起我以往经历的事件,并不算复杂。
焦老板并不希望别人和他一样听到雷声,所以下了很多黑手,我却对于他听到的信息一点兴
趣都没有。总之人救回来了,我也知道了三叔的去向。
从黑瞎子的调查来看,所谓的雷声中含有上天的声音,有可能是一种可以解释的现象,因为
他在哑巴村发现任何的雷声经由特殊的地形反射,就可以形成相似的雷声。只是我在杭州听
到的那熟悉的雷声,是否也是杭州的山势形成的错觉,却变成了一个谜团。
我看到的那些东西,都是在我记忆中的,还是雷声给予的,我也并不清楚。
但,我知道,谜题不在别处,就在十一仓里。
歇歇,再出发吧。
重启 极海听雷 后记
我躺在雨村的躺椅上,外面下着雨,我生着火盆,胖子在边上端来洗脚盆。闷油瓶靠在窗沿
上看着窗外,黑瞎子在厨房里做饭,小花的伤还没有好,在里屋对账,这次活动所有的费用
票据很多,他对的很仔细。
秀秀正在过来的路上,大约是过年的时候不打算来了,所以这一次也算是过的充分一点。
我写了快六天的报告,把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写到爷爷的笔记后面,这本笔记吴家三代人在
写,已经快写成资本论那么厚了,我有时候想开一个博客,把这些故事,都用化名写到网络
上面,把真实的艰辛写进文字里,其实可以很大程度上,抵抗岁月的虚无。
但胖子说,博客已经过时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写在纸上自己看看吧,别惊动了雷子晚年凄凉
有一件事情,让我惊讶又觉得非常正常,就是我的肺病并没有好。
我看到拍片的时候,才知道焦老板是在胡扯,不知道是因为他想脱困,还是听雷听出了幻觉
但我的病情是稳定了不少。这意味着日后的生活,我还是得带着这只烂肺苟延残喘,医生说
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的更加严重。所以,我反而对我的人生,开始充满了期待。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Hot degree:
Difficulty:
quality:
Description: the system according to the heat, the difficulty, the quality of automatic certification, the certification of the article will be involved in typing!

This paper typing ranking TOP20

用户更多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