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大明星

Contributor:旭旭521 Type:简体中文 Date time:2019-07-21 09:41:16 Favorite:4 Score:0
返回上页 Report
请选择举报理由:




Collection Modify the typo
第7章 被迫的客串(3)
四下里出奇安静,甚至隐约能听到汽车开过的声音。
不过一个细微动作,就轻易揪起了所有人的心,佳禾定定地看着他,只记得自己没有台词了,却怎么也
想不出下一步该做什么,只在心中默默哀叹,怕是又要重拍了。
易文泽倒是神色如常,不着痕迹地放下手:“今日一事,本王不会再追究,你也不必再留在王府了。”
说完,弯腰抱起“儿子”,淡漠地离开了屋子。
整个厅堂里里,就只剩了泪痕满面的佳禾,孤单单的站着。
“cut!”导演脸上带着愉悦,站起身,“好了,收工。”
佳禾脸蛋上还挂着泪,尴尬地擦了两下,走到门口时,立刻被乔乔用羽绒服罩了个严实:“有你的啊,
一场绝情戏,险些让你演成郎情妾意生离死别,还好你偶像反应够快。”
“很烂?”佳禾本就心里没底,被她一说更不安了。
“还好,”乔乔塞给她一杯热水,“想那么多干什么,反正就是客串,你以为这场戏观众看得是你?都
盯着易文泽呢。”
虽是实话,却让她这个尽心尽业的龙套彻底胸闷了。
众人陆陆续续离开片场时,易文泽仍旧站在监视器旁打电话,不同于一贯的从容微笑,轻蹙着眉,边说
话边揉按着太阳穴,佳禾悄悄看了他一眼,才磨蹭着,和乔乔出了门。
接下来的三天,易文泽因为电影宣传活动,向剧组请假回了香港。
临走前,他特地和姜导讨论了接下来的戏,留下了不少反馈,结果就是小欧拿着满满十张a4纸,内疚地
塞到佳禾手里,并一字不落地转达了姜导的话:为期三日,务必改好。
小欧嘻嘻一笑,立刻飞也似的逃了。
佳禾拿着纸,盯着这一摞密密麻麻的意见,忽然萌生了一个错觉,这种感觉极像是小学念书时候,老师
去外校进修离开三天,特地留了如山的作业,唯恐学生偷懒……
不过,抱怨归抱怨,她还是很敬业地闭关两天,到第二天深夜才算是完成了任务。
敲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她心情立刻大好,迅速打开了ie。微薄默认登录的是那天注册的新账号,关注
人只有易文泽一个,她还没来得及换自己常用的id,就发现易文泽闲置了一个月的微薄居然更新了。
时间是今天午后,只有一张机场的照片,没有任何文字。黑色背景的微薄,午后机场的白光,混出了一种诱
人的色调。
她忽然记起很多年前,自己还是个高中生时,曾一整天坐在家里剪杂志,等满床都是了再一张张贴在本子上
。那时候没有微薄,没有娱乐新闻,没有影迷会,自己喜欢的偶像只能自己暗中大萌,最多是和几个同学叽
叽喳喳议论几句。那时的偶像也真是幸福,私生活不会如此放大……酸甜苦辣,被镜头一放大,就都和砒霜
一个味道了。
饮鸩止渴,还真是做明星要学的第一个绝活。
她算了算时间,照片从发出到现在不过六个小时,就跟了一千四百多条留言,看来偶像的人气还不算太低。
形态各异的留言中,明显穿插了不少圈内人的话,不过都是寥寥数句的隐晦安慰,易文泽只挑了几条回复,
言语闲淡诙谐,似是心情不错。
佳禾拖动着鼠标,把一千多条留言都看了个遍,才返回了自己微薄。
没有头像简介,职业设定,只有单薄的一条‘偶像,我挺你’留在主页面上,奇怪的是,评论旁的显示是“1”。
谁这么闲,这种白痴话也评论?
她点开扫了眼,瞬时惊住,简单的三个字——“谢谢你”,留言的是易文泽。
枯燥的页面,傻傻的留言,而评论的人却是个重磅炸弹,瞬间炸飞了佳禾刚才缓和的好心态。她立刻关
掉网页,再次登陆后,深吸口气打开评论,仍旧是那三个字,仍旧是那个人。看了看自己注册的名字,明明
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丝毫没有破绽。
她忽然有种深夜看鬼片,被人摸了后脖颈的感觉。
空调显示屏上,微蓝色的24度不停闪烁着,明明是很舒服的温度,心却是一会儿冰窟一会儿火坑。佳禾
站起身,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只能又坐下,颓败地将头抵在键盘上,试图让自己冷静。
因为额头的用力,word文档快速地记录了无数乱码,转瞬堆满,翻页继续……
直到二十分钟后,乔乔的突然出现,才算是拯救了她的电脑。
“去唱k,”乔乔进门后,自主要替她关上电脑,却发现满屏的鬼画符,“大小姐,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还是被鬼附身了?怎么敲这种东西?”
佳禾赶忙合上显示屏:“你刚从上海回来,不累啊?”
“姜导说你忙了两天,让我带你去消遣,”乔乔也没再追问,“走吧,车在楼下了。”
佳禾看乔乔微红的眼,就知道她是在借机发泄,估摸着这次又被人涮了。
失恋为大,她这种被自己窘事刺激的人也只能穿上羽绒服,被乔乔一路催着出了酒店,上车时才发现,
竟然满满坐了一车的人。副导程皓忙起身,将位子让给了乔乔和佳禾,自己则坐在了另一个人身边,挤得那
个人龇牙咧嘴的。
你还真是面子大,”佳禾凑在乔乔耳边,“一个心情不好,拉了这么多人陪你折腾。”
乔乔无辜看她:“不是说了吗,是为了给你排解压力。”
佳禾决定放弃和她争辩。
道路两边的店铺大半已经关了,招牌的光仍旧闪烁着,这种大冷天也少了不少游客,车子七拐八拐地绕到
ktv时,乔乔已经恢复了往昔神采,招呼着众人入内。车上坐的都是早混熟了的人,也就没客气,一进包房就
开始大张旗鼓点歌,一首首的,格外欢快。
桌上堆着四打啤酒,转瞬就灭掉了一半儿。
佳禾对着电脑两天,已经累得懒得去抢话筒,就挤在乔乔身边,听着她不时鼓掌叫好,不时对着mv,嘲笑
里边的某个熟人老土,脑子中已开始过着新剧本的天书,盘算着是不是利用接下来几天调整下,免得临时抱佛脚
受罪的是自己。
乔乔忽然推了她一把:“看看看,天楚。”
她下意识抬头,正切换到了下一首歌。
阳光明媚,空无一人的公路上,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提着黑色的抹胸礼裙,向着镜头的方向奔跑着,神情
间的快乐让全世界都嫉妒。这是天楚的成名mv,两年前红遍两岸三地,也就是这首歌,将她彻底推到了一线地位
佳禾盯着晃眼的大屏幕,忽然记起媒体爆出的结婚日期,差不多就是这首歌大红的时候,那时她只知道这
首歌是易文泽填的词,自然很关注,却没有猜到背后的这段情。
这首歌旋律极好,曾一度是自己的必唱曲目。
易文泽的词,简单而不浮夸,却能让感觉到丝丝入扣的幸福,每次唱起这首歌,她都不用看屏幕,歌词早
就背得滚瓜烂熟……佳禾抱起桌上那桶爆米花,听着漫长的前奏,开始庆幸易文泽现在在香港,否则还不知道
会是什么情况。
不过,如果他真来了,估计也没人这么不识相。
她正抓了一个准备扔嘴里,包房门忽然被人推开,对面k歌的声音猛地灌了进来。听着是一个女人在声嘶力
竭地嚎‘死了都要爱’,佳禾坐在最靠门的地方,被冲进来的豪迈嗓音震得一哆嗦,正要用脚踢上门的时候,
才发现进来的竟然是阿清。
易文泽的助理,阿清。
“可算是找到你们了,”阿清做了个无奈的神情,“乔乔你怎么不看手机的?害得我挨个包房摸过来,险些被人
围追堵截死。”她一双手被冻得发红,不住地搓着取暖。
她身后的人挡住了门外的光,简单的休闲装,因为戴着鸭舌帽,上半张脸被帽檐浅浅遮住,没人能看到他那双漂
亮的眼睛,但是谁都知道他是谁……
这一瞬,佳禾下意识想冲过去切歌,却不料背对着门口的副导程皓极不识相,已经抢先喊了声:“天楚的歌怎么
没人唱?”他没发现气氛已经极尴尬,紧接着又道,“要不要切?”
我唱我唱。”乔乔立刻接了话茬,要是此时切歌,那就真是尴尬到爆了。
可她刚拿起话筒,却立刻卡了壳,乔乔性子直爽,一向不喜欢天楚的清纯调调,所以很不幸地,她还真不会唱。
好在,她脑子转得快,立刻把话筒塞到了佳禾手里,快速耳语道:“我不会她的歌,你快唱,别让你偶像太尴尬。
第8章 请作为朋友(1)
包房的门仍旧打开着,对面包房的女人停止了嚎‘死了都要爱’,开始转战‘北京一夜’。这边的副歌早就
过去了大半,屏幕上的字幕缓缓地由白变绿,却没人唱出一个音。
佳禾左手抱着爆米花,右手握着红色话筒,竟然忘了这首歌该怎么唱。
过了好几秒钟,才磕磕绊绊地跟着哼了几句,效果真就和对面那个女人不相上下了,调在哪且不追究,连看
着屏幕都能唱错词,也算是种天分……
“给我话筒。”易文泽走进包房,忽然对乔乔道。
乔乔愣了下,才注意到黑色话筒也在自己手边,赶忙递给他。
易文泽没有看大屏幕,却像是知道每一个字和旋律的节点,唱得毫不费力,音质低沉,略带了些旅途的疲倦
。佳禾不敢再出错,小心紧张地唱着,两个人的和声很搭调,效果竟是出乎意料的好。
包房的门还没关,门外有人路过看到易文泽,立刻兴奋地停下来听歌,一来二去的,很快就围了里外三层。
身为一个家喻户晓的明星,竟在ktv和别的女人合唱前妻的歌,还是众目睽睽之下,这种八卦自然没人肯放过。
直到一曲快唱完,阿清才发现有些不妥,忙笑着关上门,身子往上一靠,遮住了门上的透明玻璃,将一干
粉丝和看热闹的都隔在了包房之外。
mv结尾,金灿灿的阳光下,天楚仰起头,大喊了一声“我爱你”。
佳禾仍旧抱着爆米花桶,盯着结尾发呆,直到切换到了ktv广告,才把话筒放在了桌上,继续低头吃爆米
花。刚才那首《日光》究竟是谁点的,已经不可考,合唱完的两个人,一个坐在门边的沙发角落,抱着爆
米花猛吃,另一个则站在一旁,把话筒递给了身边人。
“易老师真该出专辑,绝对大卖。”乔乔狗腿地拿了瓶啤酒,递给易文泽,边说着边踢了一脚佳禾,示意
她让个地方给易文泽坐。
佳禾不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可这么多人,明目张胆地让易文泽坐在身边,她脸上还真挂不住,但是看易文
泽拎着酒瓶站着,她又有些不忍,反复斗争下终于是偶像战胜了一切,磨蹭着往乔乔身边挤了挤,抬头笑
道:“易老师,坐这里吧。”
易文泽说了句谢谢,没有任何推却,坐在了佳禾身边。
今晚来了很多人,包房明显不够大,沙发上大家都挤成了一团。其实,她不是个很计较的人,又不是封建
年代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可易文泽往身边这一坐,她就开始浑身不自在,脖子只僵硬地盯着大屏幕,却不
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阿清早就溜到点歌台去了,易文泽就坐在门口,门外仍有稀稀拉拉的人有意走过,估计是听说了易文泽在
这里,不时透过玻璃飘几眼,他却不动声色地喝着啤酒,因为戴着鸭舌帽,又是坐着,门外自然没人能认
出他来,看几眼也就作罢了。
因为酒水作用,不时有人起身进出,或是抽烟或是去洗手间。
易文泽的位置显然有些挡了门,他自然地往佳禾这里又靠近了下,佳禾立刻触电一样,又一次挤向了乔乔。
“乔乔,你都快坐我腿上了。”副导程皓咳嗽了一声。
乔乔怨毒地看了眼佳禾,索性站起身,意味深长道:“真挤啊,我出去站站。”
程皓还以为她说的是自己,也不好意思站起来:“你坐你坐,我出去站着。”
两个人让来让去下,倒是都没再坐,空了很大的地方给佳禾和易文泽。余下的人因为刚才点歌的尴尬,
也不敢往这里坐,由此就形成了一个奇特的景象:长沙发的三分之一地方,只坐着两个人,还奢侈地隔
了一个人的空位,余下的三分之二空间却挤成了沙丁鱼罐头……
“有没有在写新戏?”易文泽看着大屏幕,忽然道。
佳禾嗯了声,忽然觉得自己答得很矫情,赶紧补充道:“已经在天书了,还是古装。”
易文泽扬起一侧嘴角,笑得很浅:“你很喜欢古装戏?”
佳禾笑笑:“小时候很迷一句词,‘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自此之后就喜欢古装戏了,尤
其喜欢袖手搏千军的角色。”
易文泽喝了口啤酒,330ml的瓶子,握在他手中恰到好处。喜力的墨绿瓶子,透着屏幕的光,晶莹剔透的像
是琉璃,佳禾静看着他,想起初中时用手指戳着电视,大叫着易文泽的情景,不知怎地就脸红了。
好在这里很暗,脸红是看不出的。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他低声念出接下来的句子,轻摇头,半
是自嘲地笑了笑:“以前演一部戏,背过这句词。”
“莫少安?”
易文泽的戏她都看过,自然知道每个角色。莫少安那部是民国戏,纸醉金迷的上海滩,一个有着英雄情结的
家族子弟,她甚至能记得起来,究竟是哪个场景细节下,易文泽背出了这首词。
易文泽侧过头看她,漆黑的瞳孔中尽是细碎的光,漂亮的让人瞠目:“喜欢这个角色吗?莫少安。”
“喜欢,我喜欢有一定道德洁癖的角色,能够自我约束的男人比较吸引人,”佳禾剖析的很认真,“莫少安
就是因为这种道德洁癖,导致在那样的大环境下落败,冲突很鲜明。”
易文泽笑了声,慢悠悠地道:“我是说,作为一个观众,你喜欢他吗?”
佳禾被他这么一问,才发现自己又犯了职业病:“不好意思,职业病犯了。作为一个观众……”她碰上他的
目光,一边心中腹诽着既然是偶像演的,当然什么都好,一边佯装镇定地拿了杯红酒,权当解渴解尴尬,“很喜
欢,尤其是他登船离开中国的那场戏。”
就是那场戏,身穿中山装的易文泽,对着大海念出了念奴娇赤壁怀古。
家国恨,儿女情,都在一首词中尽去了……
晚上回去时,乔乔蹭到她房里睡。她一身的酒气,迷迷糊糊地趴在床上看继续卖力打字的佳禾:“你偶像还真是
优质,对粉丝这么好。”
佳禾盯着显示屏,头也不回:“当然。”
“我老板不喜欢绯闻炒作,要不今天这一景还真是个好新闻,”乔乔嘟着嘴,天旋地转地分析着,“你看最近
上档的那个清朝剧,导演和女演员的绯闻多红。”
佳禾没接话,今晚和易文泽的闲聊,给了她一个剧本灵感,要不赶紧记下来就来不及了。因为乔乔要睡觉,她只开
了台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敲字直到差不多两千多字了才算是搞定,再抬头才发现,脖子已经酸的不行了。
她伸了个懒腰,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一点,正好可以去按摩一下。
这个剧组还不错,请了三个按摩师在酒店跟组,只要两点前去都没什么问题。明天有戏,这个时间大多数人
都睡了,按摩师应该闲着的。佳禾这么想着,起身捅了捅蒙在被子里的乔乔:“我出去按摩一下,一会儿给我开门
乔乔轻哼了两声,算是听到了,佳禾又把她的手机从震动调到最大音量,才算是安心出了门,反正是在酒店
里穿行,她也就没讲究,只穿着运动衣和拖鞋,快速走到按摩房间前,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房门就被人打了开,这间房的窗帘是拉开的,站在房间里就能清晰地看到带着光晕的月牙,还有
深夜里那大片大片的雪白。
原来,已经下雪了。
她收回视线时,才发现最内侧的按摩床上还有一个人,手边扔着的外衣和鸭舌帽。
他听到声响,抬起头,微微笑了下,比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
三个都是男的盲人按摩师,除了佳禾,没人能看到他的手势。佳禾愣愣看他,不大明白他的意思,但仍是很配
地没有出声。
“听说这次主演是易文泽,”给佳禾按摩的人示意她趴上床,继续对给易文泽按摩的人说道,“不是你偶像吗?”
易文泽身旁的人笑着道:“不是我,是我女儿。”
“那等戏拍完后,拜托剧组人要个签名?”
算了,”那人憨憨一笑,低声道,“听我女儿说,她偶像最近正在闹离婚,肯定影响心情,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两人说完,继续安静地做事。
原来是在讨论他……
易文泽看她明白了,才又埋下头继续休息。
此时佳禾的按摩师也给她仔细搭了条长浴巾,开始低声询问哪里要重点按摩,佳禾说了句脖颈,就将头埋了下去。
这种感觉很奇妙,屋子里明明有很多人,自己和他之间的交流却是旁若无人的,自然的像是普通朋友。
佳禾心里甜滋滋的感叹,原来和偶像已经成为朋友了。
就这样在被按得一阵阵的酸麻中,她迷迷糊糊地像是回到了十几岁的夏夜,在北京东单大街上抱着滑板,和一堆好
朋友闲聊着,伴着深夜习习的凉风,舒适惬意。依稀地像是有人拍了拍她的手臂,问要不要回去睡觉,她懒懒地拒
绝了,陷入了更深的梦里……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Hot degree:
Difficulty:
quality:
Description: the system according to the heat, the difficulty, the quality of automatic certification, the certification of the article will be involved in typing!

This paper typing ranking TOP20

用户更多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