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16-17

Contributor:旭旭521 Type:简体中文 Date time:2019-07-22 10:09:56 Favorite:1 Score:0
返回上页 Report
请选择举报理由:




Collection Modify the typo
第16章 短暂的返沪(3)
“下午上海在下雨,只是确认下你有没有人接站。”
汤水烫了下舌头,佳禾轻吸着气,没说出话。
那边易文泽似乎也不着急,隐约透过电话,能听到阿清在说什么,好像还有乔乔和程皓的声音……那边的
热闹,更突显自己这里的冷清。此时已接近打烊时间,本来她进来的时候还有两三个客人,现在却只剩了自
己一个。
四个店员已经在清洁地面,从她身边不停走过,明确暗示要关门了。
佳禾用勺子搅了几下汤,看着仅剩的一颗肉丸滚得欢快:“其实,虹桥火车站这里还挺好打车的,我家离
的也不远。老师你早些休息,我手机马上没电了,就不多说了。”
好,注意安全。”
他的声音温和如旧,似乎还压低了几分,佳禾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先挂断电话。
她迅速消灭着剩余食物,手机忽然又震了一下。
乔乔:你行的,一屋子人旁听你们说上海下雨。
佳禾险些咬了舌头,好在自己识相挂了电话:都有谁在?
乔乔:挺戏剧的,你上火车时易文泽经纪人来了,后来是廖静和程皓,刚才医生检查的时候,天楚到了。
总之,我现在就是那个瞧热闹的……
两排蝇头小字,罗列了无数重量级的名字。
佳禾迅速敲了行字,却又立刻删除再重新换了句话,就这样折腾两三次后,依旧对着空白的回复页面犯傻
,究竟想问什么,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小姐,”店员拎着块白色抹布,擦着她身边的玻璃格栏,“不好意思,我们要关门了。”
她想了想,还是没回短信,收起手机出了餐厅。
回去的路上果真是大雨磅礴,高架路堵得一塌糊涂,最可悲的是还有追尾事故。佳禾坐在出租车上,听着电
台的点歌节目,头抵在玻璃窗上拿手机上网,一页页的翻过去,从国际新闻到热帖点播,可就是不敢碰娱乐新
闻……天楚的新专辑在打榜,连带着老歌《日光》也被人点中,狭小的空间内肆意放大的旋律,竟连司机也跟
着轻声哼着。
她把车窗拉下了一个缝隙,深吸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一个月,佳禾忙得不可开交。
新剧本几经波折,改得她都有些抵触心理了,有时打开word连男女主角叫什么都想不起来……手机换了个
一模一样的,小鸟记录也顺利升到了原来的关卡,除了乔乔时不时电话骚扰,汇报易文泽的恢复情况外,
一切都是老样子。
一次在半夜三点,乔乔又一次和贝斯达人吵翻天,给她电话诉苦时,忽然道:“你真不好奇那天晚上我看
到什么,在按摩房?”
佳禾愣了下,显然已经把这件事忘了。
“算了,”乔乔难得口风紧一次,“我决定这件事要烂在肚子里,贝斯达人就说女人不能太八卦,所以我
决定从你做起,重新为人。”
佳禾果断挂断电话,继续埋头编造男女主第四次的狗血误会……
一个月后,就在她晃着车钥匙走出来福士停车场时,一辆车正好在面前停下,半开的车窗后露出了顾宇的
脸:“佳禾,”他的轻比了个手势,“在这里等我,我马上上来。”
说完,也不等佳禾反应,就开下了停车库。
看着消失在入口的车尾,她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愿。
忽然有车开过来,一时没刹住险些撞上来,好在身后有人拽开了她,正是刚走上来的顾宇。车里的新手忙
探头说了句抱歉,佳禾摇了摇手,没说话,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臂。
副驾驶位上的女人倒是变了脸色,开门下车,低叫了一声主编,顾宇神色迷惑了一下,却又从容一笑,
像是老熟人的样子。那女人匆匆看了眼本该是事主,却站在一旁打酱油的佳禾:“不好意思主编,我朋友刚
学会开车,你朋友……没事儿吧?”
佳禾抢先道:“没关系,也是我不好,不该站在入口地方等人。”
女人仍旧小心陪着不是,过了好一会儿,才算是提心吊胆地上车离开,留了两人相对着。
顾宇低头看她:“真没事?”
佳禾努力微笑:“没事,刚才是你同事?”
“可能是新来的,看着不是很熟。”
他今天戴了眼镜,纯黑的金属框架,暗哑的光泽,斯文隽秀。
还记得她刚进大学时,顾宇已经大四,是那届迎新晚会的主持。那时的他与踩着七寸高跟鞋的女
主持谈笑自如,迷煞了一众初入大学校门的学妹。后来自己误打误撞成为他的女朋友,每日最大乐趣
就是抢摘他的眼镜,看那双埋在眼镜后的眼睛,是如何无奈地看着自己。
顾宇问:“来买东西?”
佳禾点头:“乔乔说ipad1降价了,我来看看。”
“来福士楼后的那个小店?”
佳禾嗯了一声,盘算着借口离开。
“记得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朋友吗?”顾宇指了指福州路方向,“我和他约了随便吃点东西,
不过时间还早,先陪你看看ipad。”
一句话,将她的安排彻底打乱。
当初两个人谈恋爱时,都因为工作忙得昏天黑地,一个星期见不到面。那时佳禾真是日夜盼能
有惊喜偶遇,却没一次成真,现在倒好,她本来是睡醒了随便来逛逛,却莫名其妙地从随性购物,
变成了一次尴尬的旧爱同游。
顾宇的陪游很尽职,直到准备付账时,还自然地掏出钱包拿卡。佳禾忙制止他,摸出自己的钱
包摇了两下:“不年不节的,千万别送东西,我可不想日日惦记着还礼。”
顾宇摇头一笑,收好钱包,让佳禾先验货,自己却出了门。
店主和佳禾早就混熟了,随口取笑道:“这个不错,真不错。”
佳禾笑笑:“别瞎说了,普通朋友。”
她说完,低下头沉默地验货,白色的盒子,打开是漂亮的银色直板,依旧是苹果的标配充电
器,简单干净。一层层地仔细拆开,她拿起每一样配件,似乎检查的极认真,看了半天,也不知
道自己到底在看些什么。
直到顾宇拿着两瓶水再回来时,店主刚替佳禾包好了电脑,装进纸袋,自然地递给了他。
买完东西已经是六点多,天朦朦黑着,无数车堵在马路上,绵延成了一条灯河。
佳禾想要说自己该回去了,顾宇却已经先打了个电话,挂断后告诉她那边儿已经在等了,
可能要快些过去,没有任何拒绝机会,她就被带到了那间饭店。包房里坐着七八个人,在两人
进来时都无一例外地盯着佳禾,笑着让顾宇介绍。
他将佳禾让到里侧:“我的大学学妹,佳禾,”说完,又看向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就是
上次和你说过的,要给你介绍合作的编剧。”
中年男人意味深长地看他:“我记得上次你可不是这么介绍的。”
“好,重新介绍,”顾宇笑着坐下,喝了口茶,“佳禾,我的初恋女友,也是我至今念念
不忘的人,革命尚未成功,本人仍在努力。”
男人哈哈一笑,夸了句小子够直白。此时,服务生忽然推开门,把几笼蟹粉小笼放在了桌
上,热腾腾的蒸汽,隔开了众人暧昧的视线。
佳禾握着茶杯,勉强玩笑道:“别乱说了,你不是在追廖静吗?”
有人忍不住笑了两声,顾宇也是啼笑皆非的神情,看着她没说话,倒是那个中年男人先开
了口:“怪了,我怎么不知道你在追我妹妹?”
顾宇不以为意:“你一句多关照,倒是给我添了不少麻烦。”
原来是……误会了。
谈笑依旧继续,众人打量的眼神也渐淡去,她悄然摸出手机,准备上个闹铃,好给自己
找借口离开,正在按下确认时,手机却意外响起来。
陌生来电,却是一串熟悉的数字,她怔怔地看了半天,才接了起来。
“佳禾,方便吗?”易文泽的声音,隔着电话极有质感,依旧听得心怦怦乱跳。
本想叫声易老师,可这么多人在,终归不太方便。到最后她也只是淡淡地嗯了声,
示意顾宇让下路,因为怕易文
泽等太久,连抱歉都没来得及说,就把那些不熟悉的欢声笑语,隐晦调侃都抛到了身后。
饭店里外都很热闹,她直到出了大门,才算是找了个安静无人的地方。
易文泽始终安静地等着,如同在火车站一样,耐心好的不可思议。
佳禾平复了一下呼吸:“易老师,不好意思,刚才在和朋友吃饭,不方便说话。”
“没关系,如果下次不方便,你可以叫我阿泽。”
“……好。”
她靠上木质围栏,看着扶手电梯上的人来人往,继续道:“你身体好些了吗?”
其实乔乔很负责,为了解说治疗情况,恨不得把易文泽的x光片都影印给自己,她知道他恢复的很好,可这时
候不问这些,却又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今天刚出院,现在在车上。”
“这么快?”她忽然紧张起来,“伤筋动骨至少要养上三个月,医生没有说什么吗?”说着说着,才发现自
己操心的有些过了,不觉就停了口。
“恢复的很好,但还不能太早走路,所以这次来上海,也是为了休养一下。”反过来,倒像是他安慰自己的
语气。
佳禾忽然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下意识重复:“你在上海?”
“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到,”那边停顿了一下,忽然问道,“你在吃晚饭?”
佳禾嗯了一声,就听见电话那头阿清在抬高声音说着,要佳禾做东带自己吃些好东西什么的,不过刚说了三两
句,立刻又悄无声息了。
她这才明白过来:“其实还没开始吃,我本来只是想买些东西,正好碰上熟人,才被拉来吃饭的,”这种话
听起来,倒像自己刻意找借口约他吃饭,佳禾不觉卡了下壳,断断续续地解释,“这里的东西不是很好吃,除了
那个朋友,又都是不认识的人,多亏了你这句话我才能逃出来……”
最后,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能停下来,重新组织语言。
直到她没了声音,那边才说:“那么,要不要我再搭救你一次?带你吃些喜欢的东西?”
第17章 留沪修养期(1)
二十分钟后,佳禾就到了徐家汇附近。
这里是黄金地段,露天车位早就已满了,她只能拉下车窗,问男接待附近有什么小区能停车,俊俏的大男孩
看了眼她的车牌,忽然神秘兮兮地盯了她两眼,询问她是否姓佳。
佳禾莫名点头。
那人立刻说:“佳禾小姐请下车吧,我来帮您找位。”
直到进了单间,阿清笑着解释这里比较安全时,她才知道这家会所也有易文泽的股份。
她曾来过两三次,还是几年前做财经专栏,采访几个地产大鳄时才有的机会。记得当年美食栏目的人无数次口
水这家餐厅,却无奈这里的会员制度,根本不需要他们来做公关稿,搞得素来有口福的他们只能嫉妒佳禾这个跑财
经的人。
“编剧,”阿清举着菜单,“想吃什么别客气,就和自己家一样。”
因为知道佳禾是北京人,她故意在最后一个字拐了个儿话音,可爱的不像话。
不幸的是,她刚说完这句话,就彻底无缘了这顿晚饭。纵然再小心,还是有记者发现易文泽到了上海,
好在是自己的地方,只是辛苦阿清去演一出调虎离山,免得给这里的客人造成什么困扰。要知道,那些长枪短炮可
不是假的,万一没拍到易文泽,却拍到了什么人的小情人,也难交待。
一个月没见,再对着他,竟又回到了初见时的心态,小忐忑着,只是喝茶。
他依旧是简单的穿着,浅灰色衬衫,搭着银色袖扣,黑色的腕表在灯光下反射出浅淡的光晕,怎么看,
都是恰到好处。
他把菜单递给她:“喜欢吃什么?”
她想了想:“你是这里的老板,有没有推荐?”
他笑:“我其实没有来过几次,或许还不如你熟。”
他看佳禾喝的快,又替她添了些茶。
佳禾两手捧着茶杯,笑着唏嘘:“我当初也是借着采访几个地产商,才有机会进来看看,”她认真算了一下,“
大概也就是三次,还都是采访第一,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吃了什么。”
还记得第一次来时,那个道貌岸然的地产商就说这里光装修就花费了几个亿,潜台词就是很高档,当时自己只暗
骂了一句俗,后来见识多了,也就明白光凭这“会员制度”四个字,一定就需要这样的血本来铺垫。做财经那几
年总跟着有钱人到处跑,她真是对美食免疫了,可一想到是偶像投资的餐厅,就觉得当初没有好好尝菜,真是罪过
他喝了口冰水:“以后你来,用我的名字就可以,如果觉得不方便,也可以给阿清电话定位。”
佳禾摇头:“我又不需要应酬什么的,不用了。”
他没再说什么,只示意她继续看餐单。
餐桌上的吊灯很低,被暗红的纸围拢着,光线柔和得过分。
她随手翻着餐单,从蟹肉竹笋、清酒鹅肝一直溜了下去,既要考虑这道菜会不会影响吃相,又要顾及易文泽的口
味,竟看到最后也没点出一道菜。最后只能翻回第一页,继续做功课,易文泽始终静靠在椅子上,两指间随意夹
了根烟,却没点燃。
“么了?”她看那根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他微笑:“没什么,这里是禁烟区。”
佳禾只觉得他的话很怪,这里都是单间格局,怎么会有禁烟区一说?不过既然他如此说,自己也不好一直追问,
只能又低头去看餐单。
他看佳禾犹豫不决:“没有想吃的?”
她气馁:“其实是眼花了,看到什么都想吃。”
点菜是个技术活,尤其是和十几年的偶像在一起,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倒成了负累。
最后还是他挑了几样特色菜,都很合佳禾的口味,期间还特意询问她是不是爱吃烤鸭,佳禾啼笑皆非地解释了这
个误差,说烤鸭虽是北京特色,可不等于所有北京人都爱吃,自己反倒因为在内陆的时间多,更爱吃海鲜一些。
她没料到,本已定好的菜单,又立刻添了一份玫瑰凝露虾球。
深红的花瓣,托着一个个小巧的淡粉色虾仁,她小心拿筷子夹起虾球,咬到嘴里,玫瑰香四溢。
差不多快吃完的时候,易文泽接了一个电话。
佳禾听着他寥寥数句,似乎是那边有朋友要过来马上放下筷子,正想说自己不耽误他见朋友时,门已经哗啦一响,
被人推了开。进来的人左手还拿着手机,随便在易文泽身侧坐下来:“我都等你半个小时了,”他说完,才对佳禾
点了下头,“你好,我是阿泽的朋友,吴志伦。”
佳禾对着这张阳光美男的脸,听着这样的自我介绍,一时想笑。
光是情人节档期的电影,这个人就有两部是主演,这种走在马路上会被人堵到寸步难行的人,竟然一本正经地做
着这样的自我介绍,真不知道他性格使然,还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她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你好,我是佳禾。”
吴志伦噢了声:“家和万事兴?”
佳禾觉得头痛,开始细心解释自己的名字怎么写,可无奈语言的差异,吴志伦和她就简单两个字讨论了两分钟,
依旧是似懂非懂的,到最后连佳禾自己都不好意思再解释了,索性放弃:“就算是家和万事兴的‘家和’吧。”
易文泽笑着看他们沟通,直到佳禾认输时,才慢悠悠地对吴志伦解释说:“她是北京人,不大听得懂粤语,
也说不好。”
吴志伦瞥了他一眼,嘲他竟不主动介绍,为难自己。
佳禾忙说自己听得懂七八成,没关系的,没想到却引来他的一句调侃:“七八成啊,那你们交流的时候,
是普通话还是粤语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被他语调弄得极暧昧。
佳禾答了句普通话,就开始低头慢慢吸着着冰沙,努力让自己成为空气。不一会儿,就有人开了酒进来,
她看着侍应生手里的酒瓶,忽然记起易文泽正是恢复期,不宜饮酒。可又不方便在吴志伦面前说出来,只能悄悄
瞄了对面一眼,却不期然地,和他的目光交错而过。
他收回视线,对吴志伦说:“我暂时不能喝酒。”
“可惜了,我特地带过来的,”吴志伦显然没发觉自己彻底成了背景,边晃着酒杯,边随口道,“刚才都还在说
,你这部电视剧收视估计不错,恭喜你,说不定可以彻底摆脱电视剧市场了。”
佳禾明白他话里的话,电视剧很累,片酬又不高,名气也仅是限于国内,所以一般演员只在人气下滑或起步时混
个脸熟。不过虽是如此理解,还是忍不住小内伤了一下……
他倒不大在意:“拍电视剧也不错。”
吴志伦笑:“算了你,这次是老朋友的制作公司,否则我都会劝你别沾电视剧。”
两个人似乎关系很好,一直说笑,佳禾光是听着就觉像看时装剧,养眼又有趣。
差不多十点多时,易文泽才看了下表:“住的远吗?”
佳禾算了下:“还可以,大概开车一个小时就能到。”
吴志伦听到这里,才算是明白易文泽再让佳禾先走,立刻表示不满:“难得来一次,总不能又是去你家看碟吧?”
他看佳禾,“一起去阿泽家,他是工作狂,我和你加上两个助理,正好可以凑一桌。”
佳禾为难看他:“我不会打香港麻将。”
吴志伦显然热情高涨:“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易文泽似乎不大顾及他,只继续问道:“要不要安排车送你?”
佳禾看了看吴志伦,决定还是偶像为先:“不用了,我自己开车过来的。”
于是乎,阳光美男的麻将邀请就这样被无视了……
佳禾走出大门时,才发觉已经是大雨倾盆,不禁感叹梅雨季节的上海,雨水真是丰厚的让人瞠目。她看雨势就知道
高架路的拥挤程度索性开着自己的小cooper一步一挪地挤进了淮海路的车海,
正是低头无聊地调着电台时,车
身忽然一震,立刻撞上了方向盘。
瓢泼大雨,繁华的淮海西路,她悲剧地被追尾了。
又是大雨,又是堵车,又是事故。
佳禾没带伞,只能一会儿窝在车里,一会儿又跑出去配合交警。等到一切处理完,身上已经彻底被淋湿,狼狈的一
塌糊涂。她本身就是个新手经这么一折腾更加不敢再上路索性拿出手机准备让乔乔来接自己,先换身干净衣服再说
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已经显示了三个未接来电。
两个是顾宇,还有一个是易文泽的。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解决自己的窘况,却没料到乔乔那边始终占着线。拨了七八通后,她只能暗骂着重色
轻友,扔下了手机。
前车窗的雨刷早就停下来,雨水不停地流下来,把车笼在雨幕中,看不清外边的行人。电台里正播着交通提示
,说着哪里哪里堵车,哪里哪里出了事故,佳禾听着更心烦,连着从情感节目跳到点歌节目,调了好几个台也不
满意,只能又回去继续听交通提示。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重新翻出未接来电,按下了易文泽的回拨。
那边接的很快,还能听到吴志伦的笑声。
“到家了?”
她答:“没有,还在路上。”
略微沉默了一下,他忽然问:“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佳禾微怔,没想到他轻易猜到这场意外:“外边在下大雨,刚才被追尾了,家里离得太远不敢开回去,只能
等着乔乔来接我。”她都没敢说自己浑身湿透的窘况,实在是太倒霉了。
“她大概多久到?”
佳禾哭笑不得:“还不知道呢,她一直在煲电话粥,我只能靠在路边等她,”她说完,想起还没问易文泽找自
己是什么事,“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事吗?”
易文泽没回答,继续问道:“你在哪个路口?”
佳禾看了下窗外,报了个方位。
然后,她就听到他用粤语在说话,却不是对着自己,而是身边的吴志伦。吴志伦笑着骂他,万一被拍了照片,
说不准成了自己的绯闻女友什么的,很快,电话那边又安静下来。
她这才反应过来,急道:“不用麻烦了,我等一会儿就好了。”
他倒说得云淡风轻:“没关系,他在这里也是闲聊,没什么正事。”
佳禾被噎住,头次发现偶像似乎很不讲理……
电台里继续说着糟糕的交通,他似乎不急着挂电话,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直到吴志伦到了,
才挂断了电话。
吴志伦把伞扔到后座,拉下了连帽衫的帽子,笑吟吟看她:“走吧,你朋友家在哪里?”
佳禾把纸巾盒递给他,示意他先擦下身上的水:“等我先打个电话问下。”
这样的路况,从徐家汇过来起码要半个小时,她竟然就和易文泽就这样说了半个小时,连给乔乔拨电话的机会都
没有……好在电话响了几下就被接起来了,乔乔一听她的情况,立刻开始一句接一句的追问,不给佳禾插嘴的机会
,她正是郁闷时,手机已经顺手被身边人拿了过去。
吴志伦用肩膀夹着电话,发动汽车:“这位靓女,先说下地址,我们过去你再问。”
乔乔被吓了一跳,脱口报了地址,然后……立刻被他挂了电话。
“其实,不用麻烦你来的,万一被记者拍到肯定麻烦。”佳禾实在是内疚满满。
“也对啊,为了摆脱记者,我助理估计还要在高架堵上一个小时,”吴志伦玩笑道:“阿泽既然把我当小弟使唤
,就该故意让记者跟来,想想看,你要是和我一起被偷拍,最麻烦的还是他。”
佳禾无言,这真是那个面对媒体,素来寡言少语的吴志伦?
直到开上主路,他才算摆了个认真表情:“其实呢,他刚签字离婚,还是小心些好。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Hot degree:
Difficulty:
quality:
Description: the system according to the heat, the difficulty, the quality of automatic certification, the certification of the article will be involved in typing!

This paper typing ranking TOP20

用户更多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