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384385

Contributor:游客72584083 Type:简体中文 Date time:2019-08-10 03:00:25 Favorite:0 Score:0
返回上页 Report
请选择举报理由:




Collection Modify the typo
老曹沉入水里几秒以后,又从距离岸边更远的位置冒了出来,惊恐的大喊着救命。
我和棍哥对视了一眼,都没有理他,默默的朝岸边游去。
老曹扑腾了几下,又沉入了水里,过了一会又居然在离我和棍哥位置更近的地方冒出来。
怪鱼来了!
我和棍哥心中一紧,奋力划动四肢,加快了速度。
“救命,救命!快救救我!”老曹在我们身后不远沉沉浮浮,不断的大声求救,声音里都带着哭腔。
他有这样的下场是咎由自取,我完全不同情。
如果不是他害我们在先,也不可能被棍哥拽下水。我们又不是
傻的,自身都难保的情况下还要跑回去救他。
“救命啊,救命......”老曹再次沉入水里,这回迟迟没有
上来,水面不停的剧烈晃动,水下好像发生了什么。
感受到异动,我和棍哥回头看去,发现老曹刚沉下去的地方水波不
停翻涌,水里有一个怪异的黑影在不断闪过。
水太黑了,看不出怪鱼的具体模样,但能看得出体型不小,保守估计可能有一辆小汽车那么大。
对于见过巨型蜘蛛怪的我来说,这个大小其实不算什么,但恐怖就恐怖在这是水里。
人在水里就算什么也不做,时间太长也会被淹死,更何况还要面对一个大怪物。
老曹正拼命的和怪影搏斗,他手中好像有把刀子,慌乱的割掉那些缠在身上的鱼线。
不过他的挣扎注定是徒劳的,人在水里活动本来就没有陆地那么灵活自如,更何况还憋着一口气。
果然,老曹那口气片刻之后便用光,冰冷的湖水咕噜噜的灌进他的口鼻。
再也没有力气反抗,老曹被一团团细线拉进了那团怪异的黑影当中,最后就像是与黑影融为了一体。
看到这幅骇人的场景,我心中猛的一跳。
乐乐的画表明,怪鱼是由人体残肢组成的,那些残肢的主人莫非就是死在水里的人?
来不及思考太多,这个时候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上岸!
“棍哥,快!”
棍哥有些发愣,我拉他一把,奋力朝岸边游去。
此时我们距离岸边只有五米的左右的距离,稍微努点力,很快就能爬上岸。
棍哥终于反应了过来,跟在我的身后。
三米,两米,越来越近......我的身体终于靠到了岸边,把杀猪
刀放进背包,然后双手搭在岸上用力。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爬上去,就感觉一丝丝冰冷的细线飞快的缠上了
我的脚腕,然后一股巨力袭来,我再次掉进水里。
“林飞!”棍哥就在我的身旁,他眼疾手快,在我完全沉入水里之前,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
“抓稳了!”棍哥一手死死抓着我,一手把着岸边。
但岸上根本没有什么借力的东西,很快他便跟着我一块沉入水中。
冰冷湖水将我们包裹,细细密密的鱼线缠绕过来,我憋着气,努力的在背包里寻找杀猪刀。
借着放在岸边手电照过来那点微弱的光芒,我看到密密麻麻的鱼线尽头处,是那个身形巨大狰狞的黑影。
边缘并不规则,人的手或者脚露出隐隐的轮廓。
那东西是靠鱼线将所有尸体拼合在一起的,真正的怪鱼应该就这些尸体
的中央,就像是一层厚厚的保护壳一样,将它包围起来。
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懂得使用鱼线?
大脑飞速运转,我终于摸到了杀猪刀,在被拖入黑影身旁之前,猛的挥刀砍断了缠绕在身上的鱼线。
鱼线断掉,身体束缚一松,我马上付出水面缓一口气,然后再次潜
入水中,抓住了正在朝黑影靠近的棍哥。
我咬着牙,用杀猪刀使劲割断缠绕在他身上的鱼线。
但我们还没浮上去,就被新来的鱼线缠住了双腿,那外形狰狞的大怪物
静静的漂浮在阴影处,似乎在默默的看着我们。
再次沉入水中,身体被冻的有些麻木了,几乎是靠本能去挥动杀猪刀割断鱼线。
越来越多的鱼线源源不断的从大怪物的身体里飞出,飞速的缠绕住我们
的身体,只凭一把杀猪刀根本砍不过来。
一口气憋到了临界点,肺部像是要炸了一样,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慢,到
最后鱼线几乎将我们整个身体裹满。
我也终于失去了力气,忍不住张开了嘴巴。
冰冷的湖水灌进口鼻,大脑嗡的一下只剩一片空白。
静,真的很安静。
湖水隔绝了外界的声音,我的身体慢慢下沉,闭眼之前能看到手电
照在水面,那点微弱的光芒在不停闪烁......
嘭!
意识涣散之前,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撞了我一下,我一个激灵,重新睁
开眼睛,震惊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飞速上浮。
下面,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托举着我。
是什么?
我下意识低头看去,身下有个看不清模样的黑色人影。
哗啦啦!
再次浮出水面,大量的空气一下子涌进肺里,我呛的剧烈咳嗽起来。
大脑里重新注入了氧气,我终于能够思考了。
刚才救我的是昨晚救棍哥的那个黑影吗?
阿城?
这时,我身边的水面也晃动起来,棍哥突然浮出水面。
他和我一样,咳嗽了几声,才回过神来。
“阿城,阿城,是你吗?”清醒后棍哥并没有第一时间逃回岸上,反而是朝着湖中大喊。
那个黑影飞快的沉入了水底,朝着外形狰狞的大怪物飘去。
“阿城,不要走,是我啊!”棍哥不愿再放弃机会,想也没想就潜入水里,朝着黑影追去。
“棍哥......”我想叫棍哥不要冲动已经来不及,只好拿着杀猪刀跟了上去。
借着手电那点可怜的光芒,我隐隐看到那个疑似阿城的黑影,似乎是不受控制飘向黑影的。
他看见棍哥重新入水,好像很紧张,身体在不停的挣扎,一会向前一会后退。
那动作很奇怪,就像是腰上绑了一根绳子,那绳子在不断的将他向后拉
。而他企图摆脱绳子的控制,拼命向前。黑色人影拼命的挣扎,却怎么也摆脱不了绳子的控制。
身形狰狞的大怪物就静静的漂浮在阴影处,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并没有更多的动作。
棍哥距离黑影越近,黑影就越紧张激动,不停的朝棍哥摆手,示意他不要过来。
这更让棍哥确定对方就是阿城,怎么可能放弃?
我跟在棍哥身后,手握着杀猪刀,小心翼翼的注意着大怪物的变化。
棍哥终于靠近了黑影,朝他伸出手。
黑影拼命的摇头,不断的朝棍哥摆手。
但棍哥很坚决,双腿一蹬,又朝前了一步,抓住了黑影的手。
黑影怔住了。
棍哥静静的看了黑影一秒,不知道是不是确定了对方就是他要找的人,用力的拽着那人影的手朝回游去。
黑影被那根绳子控制,棍哥根本带不走他,黑影努力的想要将棍哥推走,但棍哥就是不放手。
两人正在僵持着,我突然感觉到水波的震动,朝大怪物的方向看去,顿时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密密麻麻的鱼线从大怪物的身体里喷出,像钢丝一样从水中穿过,朝我们袭来。
人在水中,没有办法开口提醒,我赶紧拽着棍哥,让他赶快走。
棍哥回头看了我一眼,抿嘴露出坦然的笑容,对我重重推了一把。
“不要啊......”我在心中呐喊,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鱼线缠住了棍哥,等
到我的身体恢复平衡,我马上又朝棍哥游去。
那个黑影也在帮助棍哥,用自己的身体棒棍哥挡住鱼线,使得棍哥没有马上被大怪物拉进身体里面。
我死命的游到棍哥的身边,用杀猪刀狠狠的割掉缠绕在他身上的鱼线。
棍哥愣了两秒,似乎没想到我还会回来。
我埋着头,大部分的鱼线被我割掉。这鱼线虽然比普通的鱼线更结实有韧
性,但杀猪刀是这些阴邪之物的克星,割断鱼线并不费力。
否则,我也没有勇气回来救棍哥。
我知道黑影不走,棍哥就不会走,割断他身上的鱼线后,马上游到黑影身旁。
黑影的后背插着一条由鱼线缠绕而成的很粗的绳子,仿佛长进肉里面一样,他根本没有能力摆脱。
没有多想,我对着粗绳一刀砍了下去。
嘭!
鱼线断裂,黑影朝前滑去。
我不管那大怪物此时是何状态,半秒钟也不敢耽搁,跟在黑影身后朝着前面游去。
黑影摆脱了大怪物的控制,立马拽着我和棍哥浮出水面,并且托着我和棍哥飞速游到岸边。
鱼线就在身后,织成一张巨大的渔网,在水中穿梭而来。
那速度快到令人心惊胆战,就算最好的游泳运动员也不一定能跑得过,我们
幸好有黑影的帮助,否则绝对会成为大怪物身体里的一员。
黑影托着我和棍哥游到岸边,然后用力一推,我们两个上了岸。
“阿城,快上来!”棍哥连喘气都顾不上,伸手抓住黑影的手,咬着牙
用倾尽所有的力气,一把将黑影被渔网罩住之前拉了上来。
渔网扑了个空,慢慢沉入水里。
湖面的涟漪渐渐变小,最后水面恢复了平静,大怪物至始至终都躲在水下的阴影处,并没有追来。
只是那深不见底的漆黑湖面,仍然让人毛骨悚然。
浑身湿透的我一屁股跌坐在草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浑身发软,感觉手脚几乎都不是自己的了。
现在安全了,黑影到底是不是阿城,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黑影躺在地上,浑身都湿漉漉的,不停有水从他身下渗出。
棍哥蹲在他的身边,紧张的看着他。
“阿城。”半晌,棍哥沙哑着嗓子低呼了一声。
真的是阿城?!
我稍稍移动手电光,来到棍哥的身边,终于看清了黑影的模样。
这是一个长相斯文的年轻男人,脸色很苍白,大概因为长时间泡在水里
的缘故,皮肤有点肿胀,脸有点变形。
他身上过了时的衣服破破烂烂,破口中隐约可以看到发白的伤口,应该都是鱼线造成的。
不知道这些年在水里,受了多少苦。
“坤子。”年轻男人看着棍哥,动了动嘴唇,一股浑浊的湖水流出,含混不清的喊了一声棍哥的名字。
“阿城,真的是你!”棍哥身子猛的一阵,双手捏的很紧,声音止不住
的颤抖,“这么多年,我终于找到你了!”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躺在水里的人应该是我.......”
“我们之间没有对不起。”阿城轻轻的摇头,打断棍哥的忏悔,“根本就不怪你,这只是一场意外。”
他好像很痛苦,他的身体一直在往外面渗水,这些水带着一股腐烂的臭味。
“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和阿青在一起,如果我早点把那些话说
出口,就不会到了天黑还没离开,你也不会......”
棍哥满脸的愧疚,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头埋的很低,有些不敢看阿城的眼睛。
“我明知道你喜欢阿青,我不应该那样做.......”
“这一点你是真的错了。”阿城突然笑了笑,“阿青喜欢的是你,不是我,其实我一直都明白的。”
棍哥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阿城。
“那天我其实也有话想对你说,只是没有机会......”阿城露出虚
弱的笑容,抬了抬肿胀不堪的手。
“现在终于能对你说了,好好照顾阿青,你们两个才是一对,她是个好女
人,如果你对她不好,我才是真正的不会原谅你。”
说这些话的时候,阿城的身体一直在发生变化,不断的有难闻的污水从伤口流出,他好像在慢慢腐烂。
“阿城,你不要这么说,我更没脸见你了.......”泪水从棍哥的脸庞滑落。
自责痛苦悔恨感动,各种情绪杂糅在一起,这个江湖大佬也撑不住了。
“坤子,我最后......想再看一眼......阿青......”阿城的
声音变得含糊,眼神也慢慢涣散起来。
“阿城!阿城!你等等,不要走!”棍哥慌了,想要扶起阿城,“我这就带你去找阿青!”
“棍哥,来不及了。”我对他摇了摇头,“有青姐的照片吗?”棍哥一愣,看了看
身体正在急剧变化的阿城,用颤抖的手从衣兜里掏出装在密封袋里的手机。
这是我们事先准备好的,以防落水后手机再次报废。
棍哥费了好大的劲才扯掉密封袋,慌乱的找出青姐的照片,放在阿城的眼前。
照片里的青姐坐在吧台后面,正在调一杯色彩斑斓的酒,神情专注的低着头,露出好看的侧颜。
“她还是那么美......坤子,好好.....照顾她......”
阿城断断续续的说完最后一句话,释然的闭上了眼睛,彻底变成了一具散发着恶臭的腐烂尸体。
“阿城!”棍哥抱住阿城的尸体,号啕痛哭起来。
这个四十岁左右的硬汉,此时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我叹了一口气,默默的走到一边。
坐在一棵大树下,看着被夜风吹过的黑暗湖面,听着棍哥痛哭的声音,我忽然很想抽烟。
习惯性的从衣兜里摸出烟盒,才发现烟已经被湖水彻底打湿,只好
从中选了一支稍微好一点的,叼在嘴边。
棍哥哭了很久,仿佛把这些年积压在心中的痛苦和悔恨,全部都发泄出来。
慢慢的,他平静下来,在阿城的尸体旁边坐了很久。
最后,他将阿城的尸体抱起,走向不远处的车子。
我没有说话,默默的跟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把阿城小心的放在汽车后座。
车厢里弥漫着尸体腐烂的恶臭,但棍哥丝毫不在意,他神色平
静的握着方向盘,那双红肿的眼睛望着前方。
“回去了。”
哑着嗓子低语一声,棍哥发动车子,离开了湖边。
回到会所,棍哥去处理阿城的后事,我没有打扰他,留在房间里休息。
洗漱完毕,喝过棍哥手下送来的姜汤,我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躺在床上,点了一根烟。
身体一点一点的暖和起来,大脑放空一阵过后,我才回过神来。
阿城找回来了,但湖里那个外形狰狞的大怪物是什么情况依,然没有弄清楚。
不过,它是由那些溺水者的尸体组成这一点,可以肯定。
这些人死在湖里以后,在大怪物的作用下尸体不会腐烂,反而像一层后壳一样保护着它。
其实,这情况和黑水河的水怪有些相似,水怪懂得吃一半留一半,用尸体的上半身来引诱新的猎物。
并且,身体里能分泌出让尸体不腐烂的物质。
只不过,南湖里这个大怪物引诱猎物的方式不一样,并不马上杀死落水的人,反
而是用鱼线控制对方在水里不断沉沉浮浮,以吸引更多人的注意。
钓鱼的人以为是他们在钓鱼,可实际上却是怪鱼在钓他们。
何其恐怖!
纵然我已经脱离危险,但想起当时的场景,仍然惊出一身冷汗。
南湖里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至始至终它都躲藏在人体残肢组成的厚壳里,恐怕见过他真面目的人都已经成为那后厚壳的一部分。
是妖怪还是水鬼,都不得而知。
一根烟燃到了尽头,疲倦袭来,我掐灭烟头,缩进被子里沉沉睡去。
第二天,在会所我意料之中的见到了青姐。
青姐没有化妆,头发简单的挽在脑后,穿着一件黑色长衫,脸色非常的苍白。
“阿城的事我知道了。”她点了一根烟,表情很悲痛,“原来当年的情况是这
样的,坤子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他一个人在承受这一切。”
“阿城的死我也有份,不能算在他一个人头上,我却还总是在埋怨他。
现在想来,感觉自己真的很过分......”
青姐几度哽咽,泪珠不断滑落。
我不知道怎么劝,只好默默的在旁边递上纸巾。
或许,她并不需要我劝,只是想有个安静放心的听众而已,我正好能承担这个角色。
“林飞,谢谢你。我知道没有你坤子也死在南湖了,阿城也不可能找的回
来。”最后,青姐擦干净眼泪,感激的对我说道。
我客气道:“青姐你太过奖了,也不能这么说,我这么做也是想请棍哥帮我一个忙而已。”
“不,你不是那种利欲熏心的人。”青姐果断摇头,很肯定的说道:“从我见到
你第一眼开始,我就能看出你和黄老板的区别,这也是我当时愿意听你劝告的原因。”
“我在临江路开了这么多年的酒吧,什么人没见过?我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
我被她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只好笑了笑。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愿意给你当个姐姐,以后在东州市遇到什么事,都可以找姐帮忙。”
“谢谢青姐!”
我只当青姐在客气,也没有太把这句话当回事。
毕竟除了棍哥这些事,我们之间并不太多交集,等我回金门县更是连面可能都没机会见了。
之后的一整天,棍哥都在忙阿城的后事,青姐跟在他身边帮忙。
两个人虽然没说几句话,但做起事来非常的有默契。
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好意思去催促棍哥,询问杨静云的消息,就在会所耐心等待。
反正这啥都有,好吃好喝供着,我就当休息了。
葬礼在第三天举行,处于礼貌我也参加了,没想到竟然见到了一个我曾经有过交集的意外人物。
此人三十多岁,外表沉稳,是个光头。
但看他的脸,我可能没那么容易记起他是谁,但他的光头实在是太有辨识度了。
“光哥!”
“云风!”
龙背山一别,我们彼此都没想到,会有再见面的一天。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光哥是棍哥的亲弟弟,只不过他们兄弟两走的是两条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光哥是大学老师,棍哥是混社会的大佬,简直就是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身份。
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们两五官当中确实有些相似。
心中有些感慨,居然会在这种场合下遇见一个曾经结伴而行的队友。
葬礼结束,棍哥送青姐回家,他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
光哥拉着我去喝酒,看的出来,对于阿城的事他非常唏嘘。
“我是城哥看着长大的,城哥陪我的时间比我哥还要多,我一直都记得他对我说过的话。”
“他说混社会不是一条好的道路,让我努力读书,不要像他
和我哥一样......还好我没有让他失望......”
光哥说了很多,最后,红着眼圈将一杯酒倒在地上。
“这一杯,敬城哥!”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Hot degree:
Difficulty:
quality:
Description: the system according to the heat, the difficulty, the quality of automatic certification, the certification of the article will be involved in typing!

This paper typing ranking TOP20